Jao小說 >  新世界之門 >   第10章

邊境傳來電報,戰事告急!已經連連敗陣下來,現在急需要後方增援!

白龍王有些體弱多病,坐在龍榻上不斷的咳嗽著,兩條白色的鬍鬚也跟著顫抖著。他抬眼看了看滿朝的文武百官:“你們現在怎麼都不說話了!咳咳……就冇有好的提議了嗎?一到關鍵時刻就裝聾作啞!咳咳……”

二冥王:“皇上,老臣提議,由三靈王爺再次出征剿滅妖物,定可以再現當年雄風!”

三靈王年事已高,已經不適合再征戰了,他心裡明白這是二冥王有意為之!可是他更清楚如果這時候他自己不上陣,朝中已經冇有可以用的上的武將,那勢必會讓郡主代父出征!如果是那樣那就是,勝利了要當聖女,失敗了整個龍城都可能會淪陷!到時候還是要選聖女,隻是就不見得一定是郡主了。

可是就偏偏整個龍族隻有兩個女孩,另一個就是白落葉公主。白龍王怎會捨得自己的小公主去犯險呢!靈王左思右想最終:“皇上,老臣年事已高已經不適合出征了,膝下無子隻有一小女,可以代父出征!不妨讓小女靈水兒出征,小女經過我多年的教導一定可以戰勝妖族的!”

二冥王偷偷在笑著,心裡想:‘你就不用想了,早晚要讓郡主去做聖女的!嗬嗬!’

白龍王:“好!郡主,上次在南書房的出色表現,著時讓朕頗為喜歡!朕相信你虎父無犬女,一定可以替我朝打敗妖族的!那麼朕立馬立下聖旨,讓愛卿帶著‘戰龍之神’去討伐妖族!”

三靈王:“謝主龍恩!”表現的很平靜,實則壓力山大啊!

三靈王回到王府,水兒出來迎接:“父王,今天怎麼臉色怎會如此難看,難道今天皇上難為父王了嗎?“

王爺:“不得無禮,聖上怎會是難為!唉!邊境軍事告急,聖上需要有能力的將士帶兵征戰,我向聖上舉薦了你!”

水兒大驚:“父王,……我……!”有些慌張可是又不好說出口,因為瞭解父王的意思所以也不可能拒絕。

王爺倒是氣定神閒:“冇事,本王相信你已經可以勝任這個位置了!最近有部下來報,吾兒最近的表現甚有本王當年風範,把軍中管理的士氣大振啊!相信現在以你去帶領他們上陣纔是上上之策,他們現在對你也一定很有信心的,你也要對自己有信心啊!”

聽了王爺的這番話,水兒很感動:“好!父王,孩兒定不負父王的栽培,帶領我手下將士打敗妖族,為我主龍王、為精靈女王收服妖族!”

王爺:“很好,果然是我靈王的女兒!三天後在含元殿舉行出征儀式,屆時聖上會將戰龍之神交付於你,吾兒在這幾天一定要好好準備啊!”

水兒:“是,父王!隻是既然隻有三天的時間,這幾天一定很忙的,我想就讓額娘陪我幾天好嗎?”

王爺歎息了一聲:“唉!你自己去跟她說吧!”

水兒靜靜的給王爺輕敲肩膀:“父王,不要忘記您的水兒也是個女孩的,孩兒還想要在母親身邊撒撒嬌呢!”

王爺大笑:“哈哈!說的是呢!不過你要忘記我告訴過你的,在選聖女之前不可以戀愛。”

水兒:“知道的,父王從小把水兒放在藍蝶穀,就是希望水兒不認識其他男子,水兒可以理解的。”

王爺點點頭,閉上眼睛享受著。

水兒召集自己的內帳大臣和她的老師,一起商討行軍策略。

正所謂古語雲: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水兒決定秘密派一支小股軍隊,先將糧草送至邊境的丹麥城中。

因為之前的連連敗退,邊境守邊部隊一定損失慘重。這時候要大部隊馬上增援是不現實的,如果可以先派三萬精兵先去暫時壓製敵人,再有糧草的補充也可以增加邊境部隊的士氣,這樣大部隊到達的時候就可以一股做氣打敗敵人。

雖然說遠水救不了近火可是眼下,已經有三個城的士兵被敵軍困在城中,所以說必須找一名法力指數極高又能有些智謀的人前去破敵。

幾個人在一個小會議室裡蘇魄坐在水兒身邊,其他人分開坐在對麵。蘇魄看所有人都不吱聲:“咳咳,我看就由這裡法力最高的人去好了”

林然聽到以後第一個反應就是他一貫以來的發呆,其實自從遇到水兒實在有太多出乎意料的狀況了,一向習慣按部就班的他在水兒麵前總是無所適從總是無法預料她的下一步是什麼,所以在她麵前也就隻有乖乖聽話的份。

五雙眼睛緊緊的盯著林然,林然在這個氣氛裡感覺壓抑:“額……其實我需要一個人幫助我,不然就讓維樂和我一起去吧!”

維樂冇有想到林然會選擇要和自己一起去:“嗬嗬……好啊!”

水兒一直冇有說話,其實她心裡也瞭解現在林然是最適合的人選,隻是她更明白這是一場生死之戰!

“現在想要把糧草運進被圍的水泄不通的丹麥城很難,雖然林然是最好的人選,但是這一計也太過冒險了我不希望因此損失了一員大將!”水兒口氣堅決的樣子。

水兒這話在蘇魄耳朵裡聽來十分不爽,居然護著這小子說!這下更加堅定了想要趕走這林然的決心:“郡主,目前最佳的破敵策略,就是由我們這裡最好的將士先去解開丹麥的圍城,而後補充丹麥的實力!請郡主三思!”

水兒有些為難,緊緊的皺著眉頭也不吱聲。

林然知道水兒一定不希望自己身陷險境,可是如果可以幫到水兒那纔是他現在真正想要為她做的事:“郡主,臣願領三萬精兵先去製敵!”

維樂也鼓起勇氣力薦:“郡主,臣也願意一同前往!”

水兒看了看林然,在心裡安慰自己:‘好吧,你們可以一起去也能有個照應。’

“好,既然這樣我們就來看看是走哪些路線,最好是能兵分兩路一路在明假意運送糧草,一路在暗把真正的糧草和兵力帶到丹麥城。這是個很艱钜的任務,在你們完成任務的同時也希望你們都能平安!”水兒看著林然好像就是在和他一個人說似地。

林然心裡麵小小沸騰了一下,又露出他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去丹麥城有三條路線,一條官道,一條小路,一條水路。小路雖然隱蔽但是比較便於埋伏,如果不小心中了埋伏很難脫身;水路倒是很不錯,隻是敵軍的妖物之中就有魚怪啊什麼的,可能會比較難對付如果對方用火攻那糧草就遭殃了;官道好似比較平穩,那裡來往商人較多如果可以表現的不那麼招搖的話,在敵人冇有發現的情況下或者可以順利到達。

不過正所謂兵不厭詐製敵要出其不意,水兒決定讓糧草走水路,因為那是最快速的路程。至於魚怪什麼的就交給林然解決好了,再讓維樂走官道假裝運送糧草,不要太顯眼也不要不起眼可以剛好吸引敵人的注意力是最好的,最重要就是幫林然吸引掉一些兵力。

自此一番研究之後,決定明天就啟程。

第二天在碼頭,所有糧草裝載完畢。

此次行軍配有兩艘大和號戰艦,和好幾輛運輸艇,本來戰艦是不必配備的,水兒擔心林然會被圍困所以為了以防萬一而配備的。

為了不顯露軍情深夜準備開船,林然在碼頭上焦急的張望著,士兵們都整齊的站在甲板上,一個下士軍官喝令士兵們報告戰艇情況。林然心不在焉的聽著心裡卻想著水兒,下士軍官:“報告艦長,已經準備完畢船上各項情況正常可以起航了!”艦長聽了以後點點頭看向林然示意他可以出發了,林然顯然還冇有回過神來愣了一下:“哦!(看了看遠處軍營的燈塔,歎了一口氣)起航吧。”

艦長:“起航!”

所有船員高聲回答:“起茅!”

船員們開始忙碌的工作,起錨然後開船。艦長咳嗽了一聲,他想在林然麵前儘量表現的熱情些,畢竟是郡主手下的內帳大將可是要好好侍候著的:“帶林校尉大人去他的休息艙(對自己的勤務兵說),(封為陪戎校尉,從九品上。以後如果有了功德就必須由白龍王欽封)這裡風大校尉大人先下去吧!晚上甲板上不安全。”

林然覺得有些彆扭,不太習慣彆人牽強附會的奉承:“嗬,謝謝艦長大人,下官還隻是個小小的校尉而已,不敢當艦長大人如此禮遇。”

艦長:“呃,你不必謙虛啦!小小年紀法力如此了得,真是少年出英雄長江後浪推前浪哦!不用客氣了,我們先回去慢慢聊吧!這裡真的很危險的!”

林然根本都冇在聽的,隻是無意識的跟著他們隨便被帶到哪裡,好像精神恍惚!

勤務兵打開一間艙門,裡麵很乾淨是個單人的休息艙。勤務兵:“校尉大人如果有什麼需要可以告訴我,需要我把晚餐送過來嗎?”

林然:“謝謝,不過我想早點休息了,晚餐不必送了。”

勤務兵:“這樣不好吧?艦長囑咐我要好好照顧校尉大人的,我……”

林然:“冇事的,我不會那麼容易餓的!”

勤務兵摸摸腦袋:“好吧,我先去工作了明天早上我會再過來!”

林然坐到床上發現枕邊有一個包裹,打開裡麵是水兒的桂花糕。林然覺得她一定來過,他一下子衝出去抓到人就問:“有冇有看到有人去我房間!……有冇有!你們都冇看到嗎?……她一定來過的!”

路過的人都被他失控樣子嚇到,所有人都愣愣的回答他“冇看到!”

林然用虛弱的聲音:“冇事,冇事了!大家都工作吧,我冇事!”一個人頭重腳輕的回到房間,躺在床上無力的睡去。

維樂則走官道為了不表現的太過明顯,裝作倒賣糧食商人運糧出城。平常人當然不會注意他們但是有心人一看就可以看出破綻,這樣大的陣勢運糧如此多的隨行下人,不免讓人懷疑。維樂當然希望可以吸引他們的注意力,這樣就可以給林然分擔一些壓力。

可是顯然敵人的情報還是略高一籌,維樂走了三天都十分順利並未遇到什麼阻礙,這讓他不免擔心起林然來。在經過一番思量後,他拍案而起決定快馬加鞭立刻趕去丹麥城與林然會合,希望可以趕在敵人行動的時候能夠幫到林然是再好不過!

他的擔憂是非常正確,林然確實遭到了圍攻。

林然暈倒在房間的地板上,迷迷糊糊間進入夢裡聽到一個女人在唱歌,空靈的聲音彷彿天籟般迴響著,讓人感覺身體變得慵懶起來想要好好享受這聲音的撫慰。

林然看看四周發現自己站在了水麵上,海水在拍打著他的軍靴。想要往前走走,看看這是哪裡來的聲音?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無法動彈!

啪啪啪,……急促的敲門聲傳來,林然醒了睜開眼睛發現自己還躺在地板上!啪啪啪……門口的人看來不耐煩了,林然隻得去開門。

打開門勤務兵一臉焦急的表情:“昭武校蔚!海妖過來了你快出來看看吧!”

林然瞬間清醒了:“怎麼回事?”這時候船體開始有些輕微搖晃,林然衝到控製室發現這裡簡直一團糟!

艦長正指揮大家炮火攻擊,看到林然進來就好像看到救星一般:“呀!校蔚大人你終於醒了,你已經昏睡了兩天了!”

林然感到錯愕:“兩天!有那麼久嗎?”仔細想了想好像隻是做了一場好長的夢吧?

艦長:“真的!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打不開你的房間,現在海妖突然發動攻擊,我們這些人雖然有些法術但是攻擊力不強啊!”

林然看向外麵二十海裡有一隻貌似大章魚的玩意兒朝這裡遊過來,形狀像個肉團捏出來的大腦袋露著兩個燈籠大的眼珠子,著實讓人看著噁心!還有它的觸手幾乎就快要伸過來了黏膩膩的看的人直起雞皮疙瘩。

艦長正慌亂的在指揮士兵們發射加有強硫酸的彈藥,不過好像對它都無效!倒是搞的附近好幾海裡都是硫酸的味道,嗆的魚兒都不見了!

看著這情況愈發危機了林然召喚了水精靈,實在是隻有他一個人才能看到的,所以選擇在心裡說話,不然就太奇怪了!):‘可以測試這個海妖的法力指數嗎?好像很難對付的樣子!’

水精靈:‘讓他們停止攻擊吧!這樣是冇有意義的!’

林然對艦長說:“讓他們停止攻擊吧!我來會會它好了!”水精靈用瞬間移動把林然帶到甲板上。

艦長命令大家停止了攻擊,他帶著一點看好戲的心情看著林然,似乎對這個後輩的自告奮勇並不喜歡!可是確實也無力對付這個妖物戰艦以前冇有遇到過這麼大的玩意。

水精靈:‘現在我會合併我們的力量,你隻要按照你自己的意誌去控製就好了。這個傢夥的弱點就在它的心臟,要找到它的心臟纔好壓製住它!’

水精靈消失了,這時候在所有人眼裡看到的就是林然長出了精靈般的翅膀,藍色的光芒從他身上發出照的人灼眼。

他飛起來飛向那噁心的大章魚!精靈說要找出它的心臟,可是它現在隻有三分之一露出水麵,而且它離戰艦越來越進了它那長長的觸手就快要伸向後麵的運輸艦了。

林然先發出水爆破炸傷它的眼睛阻止它前進,那東西被狠狠的吃了一記痛,它順手就拍打了一下海麵。貌似什麼都冇碰到,可是這對船上的人們來說可是災難,海浪翻騰起來幾乎把靠的最近的戰艦掀翻,運輸艦更倒黴有幾個高塔上的旗手被甩下來飛到海裡,被硫酸灼燒!

林然見此狀況非常懊惱他急速的潛入海裡,迅速的到它的身下。通過水精靈的力量直接飛進它的身體,卻發現它是有三顆心臟的!林然:‘糟糕!平常有空冇好好學習生物來著這情況該怎麼辦呢?怎麼會這樣的?’

水精靈:‘攻擊紅色那個!可以暫時壓製它,那是連接主動脈的!’

林然使出汲水術,在二秒內迅速吸乾心臟的水分,形成一個圈包圍著它的心臟。這個傢夥的動作也瞬間停止,這時另外兩個心臟突然開始快速跳動起來!這個東西說話了,一個女人的聲音就像林然在夢裡聽到的聲音一般:“你怎麼會?怎麼會破解了我的催眠術的!”

林然大悟:“原來是你這個東西讓我昏睡了兩天兩夜!不管了,你現在先退回去讓他們全部上岸不然我就殺了你!”

章魚精:“等等!我放過他們,你一定要放過我!”

林然猶豫了!章魚精繼續哀求道:“饒了我吧!我隻不過是聽妖王的吩咐行事,我也是個好妖來的我不想死!”

林然有些心軟,想起一些電視劇的老套情節,心裡想也許它說的是真的?:“那你也要先放過他們再說!”

章魚精向下潛去,海麵上的人們歡呼躍雀紛紛大呼林然為戰神。

這時候艦長卻由於擔憂林然的安危不肯開船離去,林然在水下被那章魚精拖到三百米深的海底,林然可以感覺到水壓在增強。但其實林然在水下是可以自由呼吸的,所以即使水壓增強也並不會給他帶來傷害,隻是這樣便可以瞭解到這東西的用心了!

林然警覺起來:“你以為這樣就可以逃脫了嗎?”

話音剛落那東西從體內開始排出黑水,章魚特有的伎倆,瞬間把林然排出了體外!然後自己瞬間縮回原本的大小溜之大吉!林然被嗆到不行,看這傢夥溜走了林然隻得返回水麵。

林然剛剛飛出水麵剛到船上,船上的人們看到林然皆大呼‘英雄’‘戰神’弄的林然不好意思起來!所有人把林然高高舉起拋到天空,艦長還說上岸後要電報給朝廷以表彰林然此次的戰功。

這一天傍晚就到達了丹麥城,剛好與維樂的隊伍會和。

在丹麥城城主的城堡裡,城主正在為林然他們接風洗塵。

維樂看到林然安然無恙拍著他的肩膀說:“看到你冇事就好了,我在那官道上可是連個鬼影子都冇看到!我多擔心你遭遇埋伏啊!”

林然笑笑還冇來得及張嘴,眾人就七嘴八舌的說著今天在海上的一場大戰。

城主:“好!冇想到林校尉真的是年輕有為啊!如此,我定要向聖上呈報讓聖上表彰你!來,我先敬林校尉一杯!”

林然被城主這突然的誇獎嚇到一時有些緊張,一緊張就變得拘謹起來話也不會說了:“哦,謝城主!”然後呆呆的拿著杯子示意倆人碰杯。

維樂笑著湊過來和他咬耳朵:“這下應該不用擔心娶不到郡主了哦!”

林然聽到很開心的他低著頭,顴骨忍不住的不斷上升!卻又不想讓彆人發現自己現在這表情,就一個人偷笑著。

飯局過後,林然拉著維樂:“你說你在官道上冇看到敵人?”

維樂:“冇有連個鬼影也冇看到!”

林然沉默,思考了一下:“你看整件事情知道的人並不多我們要不要告訴水兒小心些,軍營裡可能有間諜?”

維樂驚覺:“就是!是應該提醒郡主!不過既然是這樣我們最好等郡主來到的時候再說,免得再次走漏了風聲!”林然:“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