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千羽因異形獸數量太多,連續使用了好幾次的異化融合劑。

融合劑正在產生身體異變,感覺要一點點侵蝕著她的血液改變她的DNA基因體,強行進入異獸化階段,她憑藉著自己強大的抵抗力儘量壓抑住了融合劑的變化,兩眼開始充血,心態已經開始逐漸走向奔潰邊緣,相當急躁目前。

左手慢慢變硬,零星的鱗片從她雪白的肌膚的冒了出來,可以見得她正在獸化。

“不妙,再這樣下去身體會徹底失去控製。”項千羽咬牙切齒地歎道。

同時也加快的戰鬥速度,僅剩的右手快速揮動鐵鏈鞭掃向麵前的異形獸,但她麵對的這頭怪物是CLL二類亞種異形,顯能在70以上,經過長時間的搏鬥,體力也消耗殆儘。

往時這些二類異形獸幾個回合就能拿下,反而這次越來越使不出力,異形獸靈活的閃躲著她的攻擊,躍跳於她的四周,搞亂她的攻擊方向,每一次的攻擊都是無效,異形獸在一次躍到項千羽的身後,舉起爪子猛烈對準項千羽後背發起攻擊,突如起來的後麵攻擊使得她啊一聲往前撲倒在地。

幾道深深的劃痕流著鮮血清晰可見,上衣也被抓破裂,整個後背半露出來,項千羽麵朝地趴著,臉部猙獰,此時的她已經顧不上傷口如何的,擔心的看著逐漸惡化的左手手臂,隨著時間一點點流逝,異化的左臂已經蔓延到了關節處。

強忍著疼痛感撐托起身體再次站了起來,傷勢過重使得身軀歪歪扭扭很不平穩,隨時都有倒下的可能。

心中冒出個大膽且冒險的想法,放手拚死一搏,孤注一擲咬緊牙關,堅定的眼神盯著異形獸,試圖尋找它的破綻,尋求一擊而破。

CLL二類亞種異形獸並不像其他異形獸那樣頭腦簡單,它們的思維活躍敏捷,異於其種類異形獸,當它看到項千羽佇立原地冇有進攻的時候,腦海裡已經猜疑出項千羽下一步會怎麼做了。

身體做出了防禦的姿態,項千羽疑惑的看著麵前的異形獸,驚歎道不妙,難道被看穿了,為了儘快結束戰鬥,冇有時間允許她再更深入的思考的了,怎樣就怎樣,拚了吧。

咬緊牙關,全身積滿力氣奮起最後一擊,疾步奔向異形獸,準備與異形獸來個正麵硬扛,異形獸見到後也向她奔跑過來,正當兩人距離越來越近的時候,項千羽一個右側身閃躲,用自己已經半截異化的手臂砸向異形獸的臉部。

她想利用自己已經快要完成獸化的半截左臂的捶到異形獸的頭部,猶如重錘一般的力量,不過在距離異形獸的臉部僅僅幾厘米的時候,異形獸張嘴咬住了她的手臂,頭一擺,狠狠的把原本閃躲一邊的項千羽拉扯回來麵前。

因為異形獸異化成獸後身高將近兩米多高,咬住了項千羽的手吊起來,她整個人淩空懸掛在異形獸的麵前。

尾巴則繞道她的背後,穿刺了後麵,冇入突出肚子一截,鮮血直流。

“噗”一聲,項千羽吐出一口熱血灑在異形獸身上,雖然快要獸化的手臂給咬住了冇有疼痛感,但是肚子被刺穿的痛蔓延她的全身神經,快要支撐不住了,揣著粗氣,嘴角不停的留著血,意識開始逐漸逐漸模糊。

異形獸抽出穿刺她肚子的尾巴,看著眼前奄奄一息的項千羽,認為她已經冇有了反抗能力,便鬆口讓其掉了下來。

項千羽身體軟軟的掉在地上,身體已經冇有了力氣,整個人趴在地上雙目緊閉,頭髮散落遮住了半邊臉。

異形獸嘲諷的眼神看著她,肆虐的說:“廢物”,說完揚起腳大力踢向項千羽的身體。

“嘭”,腳重重落在她的身上發出聲音,隨即她的身體不受控製的翻滾了十來翻,撞擊到一處牆體下停了下來。

項千羽半眯著眼,盯著天花板,出現了幻覺,彷彿耳邊傳來她敬愛的楊雪姐姐的說話聲。

“你要堅持住,千羽,如果我們AMC倒下了,那人類世界就完了,我們要肩負起我們的使命和責任,哪怕在生命最後一刻也要拚死與異類同歸於儘。”

腦海裡回想起以前的點點滴滴,她當初在海軍軍校服役的時候,是楊雪選中她把她帶入AMC的,第一次在實驗室使用異化融合失敗,導致身體衰竭,陷入了昏迷,大家都覺得她應該撐不住,也會很快死亡。

實驗室宣佈融合失敗之後,所有人都打算放棄她的時候,是楊雪衝進實驗室朝著眾人發飆大罵,人是我選擇的,我怎樣都不會放棄她的,隻有她能放棄自己,誰也彆想放棄,我相信這小丫頭一定能靠自己意誌力撐過去並能成功融合異化,我知道她的能力不是我們想的那麼差勁。

更是楊雪在實驗室陪著她熬了過去,總算還是比較爭氣,冇過多久,慢慢的融合劑適應她的體內,而她也憑藉著意誌力撐了過去,最後不辜負楊雪的所望,真正成為AMC的異化組特勤人員,而且楊雪姐姐把她待如親妹妹般照顧,多次任務危險的時候都是楊雪捨命救下了她。

想到了這裡項千羽抽泣了起來,眼角泛著淚花。

她朝著天花板自言自語的。

“嗯,我知道怎麼做了,楊雪姐姐,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話音剛落,項千羽感到有莫名的暖流湧上身體,她知道是楊雪姐姐給了她精神的力量,楊雪是她的榜樣,也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

項千羽受到激勵後,用力的側翻過來自己的身體,手臂立起來把身體硬生生的撐起來,咬著牙關。

這時正準備轉身離開的異形獸被她的動靜驚訝住了,想不到她已經到達的極限了還能站的起來,厲害。

項千羽對著手錶再次喊道,她知道最後一次使用她就永遠變不回人類了,隻能半人半獸成為真正的異形獸了。

但是她實在冇有任何辦法,隻能用最後一次融合劑,能為他們消滅一個怪物是一個。

“賦能啟動”

手錶發出警報的聲音,“滴滴滴滴滴,您已使用過量,不允許使用,請注意,如果執意啟動,係統將會自爆。”

項千羽無視它的警告,繼續叫著啟動,隨著手錶警報的聲音越來越頻繁禁止她的操作,她越是心急如焚。

異形獸發現了她,一步步的朝著項千羽走過來。

“突突突突”幾聲槍聲在異形獸的後背響起,似乎冇有打中它,異形獸驚異的回過頭檢視是誰。

項千羽也抬起了頭朝槍聲方向看去。

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