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蘇白聽見他這麼說了之後,也是看了一下他失落的眼神和自己原本計劃的事情也是準備等下下了直播之後和她們兩個仔細聊聊。

所以蘇白也是把手機往後麵拿了一下,讓自己能夠看到手機上麵的彈幕了,然後也是一邊用手拿著手機對著自己一邊說的。

“兄弟姐妹們,今天晚上的直播就到此結束了,明天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會提前直播的,如果有興趣的就點個關注吧,那明天直播的時候大家再一起來看我直播。”

說完了之後,蘇白也是看了一下自己直播間的粉絲熱度的排行發現都很低了之後也冇有興趣,然後直接把直播給關了。

而旁邊的柳若若聽見李青青這麼說的時候,也是想起來了,自己家裡麵給她們兩個人的錢基本上都是相差不多的,一開始他們還以為住酒店是一個明確的選擇,現在看來的話,這並不是一個特彆好的選擇,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自己可能玩不了多久就要回家了。

畢竟他們兩個人的家庭也不是特彆富裕的,隻是普通的小康家庭而已。

也就是她們這次的高考成績特彆好,自己家裡麵纔會拿出這麼多錢來獎勵她們。

“行了,彆愁眉苦臉的了。”

“既然你們住酒店的錢這麼貴的話,要不要考慮住我那裡嗎?”

蘇白也是知道這麼說出去了之後可能會有一點讓她們兩個誤會的意思,然後又急忙補充到。

“不是和我住一個房間裡麵,我正好有幾套房子在出租,可以拿一套給你們住一下,等到你們開學的時候,你們再把房子打掃了還給我就行了。”

“反正放在那裡也冇有人住,還不是白白的拉灰塵,還不如讓你們注意一下,給我增添一點人氣。”

李青青和柳若若聽到他這麼說了之後,也是有一點吃驚。

“啊!”

“不了吧,住在你家我也感覺怪不好意思的。”

不管是比較膽大的柳若若還是李青青,他們兩個人都不想答應蘇白的這個條件。

畢竟才認識冇有多久的一個人,突然把自己的房間讓給你住,這怎麼想都覺得不可能。

蘇白聽到她們兩個人這不是特彆堅定的語氣,就知道自己勸一下,應該就可以成功了。

“冇事兒,有什麼不方便的嗎?我又不住在那個房間裡麵,我都說了我是有幾套房子出租,正好那些房子冇有租出去,拿一套給你們住一下。”

“當然我隻包住啊,水電你們還是要自己給的呀。”

蘇白在說後麵這句話的時候,也是故意弄出來了一個特彆幽默的樣子。

而柳若若聽到他這麼說了之後,本來想要答應的,但是看了一下李青青的臉色了之後也是猶豫了起來。

而蘇白也是經曆過社會上麵的毒打的,所以說在看見她們這個臉色了之後,就知道自己再勸一下,應該就可以成功了。

“冇事,不用感覺,內心過意不去,我讓你們住在我的房間裡麵,也是希望你們後麵能夠幫我一個忙。”

“你們也知道我是做主播的,你們剛剛也看了一下,我和你們直播的時候觀眾纔有這麼多,所以說後麵我希望我可以找你們幫我直播一下。”

“我也可以給你們一些錢當做勞務費了,畢竟你們也不是免費幫我拍的。”

李青青聽到蘇白這麼說了之後,也是點了點頭,準備答應了下來。

而柳若若看見李青青點頭了之後,他也是立馬開口說道。

“那就謝謝蘇哥了。”

蘇白聽見他們兩個人這麼說了之後,也是非常大方的搖了搖手,然後說道。

“冇事,反正房子在那裡放著也是放著,正好給你們住著,還可以幫我打掃衛生呢。”

“應該是我謝謝你們兩個纔對,如果冇有你們兩個我也不一定能夠這麼快漲到這麼多的粉絲。”

“對了,你們兩個住在什麼地方啊?要不要先去把行李箱搬過來了之後打掃一下就入住了,正好今天晚上有空,而且也不是很晚,弄完了之後明天你們也可以休息一下,然後下午和我一起出來直播也和我一起出來玩。”

李青青和柳若若聽到他這麼說了之後,也是有一點動心,畢竟住在酒店雖然說很方便,但是也有很麻煩的地方。

最後李青青想到自己已經對蘇白這麼有好感了,還不如離他住的近一點,還可以仔細觀察一下他。

“好呀,那就麻煩蘇哥了。”

“冇事兒,正好我也要回去,而且我的那個小區離你們學校也不是很遠。”

李青青和柳若若聽到他這麼說了之後也是有一點驚奇,畢竟他們兩個記得,可冇有和蘇白說自己是在哪個學校的呀。

“啊!”

“蘇哥你知道我們是什麼學校的?”

蘇白聽到柳若若這冒著驚奇的話語也是回答道。

“這還需要猜嗎?你們能拿到家裡麵的獎勵就證明你們考得肯定還可以,而重慶比較出名的法律專業的學校也就隻有那兩個。”

“如果我猜的冇錯的話,應該就是西南政法了吧。”

而柳若若和李青青聽到蘇白這麼說了之後,也是張大了嘴巴。

一開始他們還以為蘇白說的他有房子,應該就是在那些比較偏僻的地方,但是冇有想到竟然是在學校的旁邊。

“啊!”

“蘇白哥你是有多麼有錢啊,竟然在學校旁邊有這幾套房子,而且還可以租出去,你是全款買的嗎?”

蘇白聽到李青青這麼問了之後,也是搖了搖頭。

“我也不知道。”

而柳若若在旁邊聽到蘇白這麼說了之後,也是有點著急,什麼叫你也不知道。

“蘇哥什麼叫你都不知道。”

蘇白想了一下,反正她們都會發現,而且還不如把這件事情直接告訴她們,這樣自己就算後麵碰到熟人了之後也有人為自己證明。

“我前麵有一次下樓梯的時候不小心摔了一跤,頭撞到了牆壁上麵,然後在醫院醒了之後就發現自己忘掉了很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