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聽後,冇有絲毫猶豫,直接拿出手銬銬在了老闆身上。

隨後,快步走到後廚。

老闆見小王走進了後廚,直接一屁股坐了下來,眼裡儘是悔恨之意。

不一會兒,小王的聲音就從後廚傳來。

“領導,有發現!”

江晨聽後,隨即也來到後廚。

進入後廚的第一眼的感覺,就是亂!

各種工具到處都是,一大堆用過的碗筷直接扔在水池裡。

“領導你看!”

小王手裡拿著一袋白色粉末狀的東西對江晨說道。

隻見包裝袋子上赫然寫著【豆漿沖劑】。

江晨來的後廚的豆漿機旁,打開豆漿機,一股濃烈的臭味襲來。

在豆漿機的底部,依稀的能看見有白色的聚集物。

很明顯,是那所謂的豆漿沖劑裡麵的粉末因為冇有被攪拌開留下來的。

而且這豆漿機估計很久冇有清洗過了,臭味就是因為裡麵殘留的物質變質導致的。

而所謂的免費豆漿,就是用這種豆漿沖劑和水混合而成的。

江晨看著那豆漿沖劑的配料表,的確冇有任何大豆成分,反而是各種各樣的新增劑。

“領導,你看這裡!”

突然,小王又有了新的發現。

在製作油條的機器旁邊,一袋已經被使用了大半包的洗衣粉放在那裡。

而下麵的垃圾桶裡,有好幾個已經用冇了的洗衣粉袋子。

洗衣粉中含有大量的明礬,是一種化學試劑,有催發,膨脹的作用。

這個黑心的老闆,為了讓油條更加的蓬鬆,酥脆和有光澤,竟然在和麪的時候加入洗衣粉。

這一幕,都被後麵趕來的李秘書拍攝在了直播間中。

直播間的觀眾瞬間炸裂。

“這尼瑪蛋還是人嗎,簡直就是畜生!!!不,他們連畜生都不如。”

“這也太黑心了,竟然拿這種有毒的東西賣給我們,這邊建議直接死刑!”

“我去,用洗衣粉和麪,這老闆是瘋了吧,洗衣粉中含有明礬,那可是對小孩子的身體智力發展有很大的影響,我真的不敢想象如果孩子吃了這東西會變得怎麼樣!”

“瑪德,怪不得豆漿白送,油條有光澤還有一股甜味,這尼瑪化學藥品不要命的往裡麵加,氣死我了!”

“老婆餅裡冇老婆我忍了,豆漿還不是用豆子做的,這我受不了。”

而江晨,此時身體內的憤怒到達了頂點。

他拿起那半袋洗衣粉和豆漿沖劑來到外麵。

啪!

直接狠狠的砸在那老闆娘和老闆的臉上。

“來,你們當著我的麵,把它們給我吃了!”

江晨指著洗衣粉和豆漿沖劑對著兩人說道。

老闆和老闆娘見事情敗露,眼裡滿是惶恐。

“你們竟敢往食品中新增如此毒害的化學試劑,你們特麽的是不想活了吧!”

“知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江晨的話嚇得兩人一哆嗦。

剛開始周圍的人還不理解為什麼這個領導讓這兩人吃這種東西,在聽了江晨的話後他們才明白。

原來自己吃的油條,喝的豆漿裡麵是加了這玩意。

“臥槽尼瑪,這玩意狗都不吃,你給我吃?我去你大爺!”

“這玩意可是有劇毒啊,這狗老闆竟然一直拿這個給我們吃,我想乾死他!”

“靠,虧老子還覺得他們家良心,瑪德原來是狗比黑心商販!”

見老闆不說話,江晨直接一腳踹了過去。

“你特麽說話啊,聲帶拉家裡了嗎!”

老闆顫顫巍巍的說道。

“領導,你就給我們一次機會吧,我們真的錯了!”

“錯了?臥槽尼瑪你也配說你錯了!”

江晨厲聲說道。

要知道,這附近很多家長早上送孩子上學時,有時來不及做飯都會來這裡買點油條給孩子帶上學吃。

這對孩子的影響多大啊。

而這老闆一聲輕飄飄的錯了,難道就能彌補他所犯的罪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