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o小說 >  我的妻子是神仙 >   第10章

梁勇被馬修反問的有些難堪。

他不是不想抓住凶手。

多年的從警經驗告訴他。

凶手和馬修未婚妻的消失,已經超出了他的經驗範疇。

如果按照經驗去推斷,凶手消失這個事實是不應該成立的。

那如果按照這個結果去大膽想象的話,就有了神奇的可能性。

凶手會縮骨術嗎?順著10公分的管道逃走了?

馬修未婚妻會飛天遁地嗎?從公園的監控盲點一躍而起?

這在唯物主義的觀念裡,根本就不能成立!

一旦成立,那社會所有的價值體係都會麵臨著巨大的變革。

但眼前的事實,讓梁勇不得不懷疑自己堅持已久的信念。

他動搖了……

一切又陷入了僵局。

沉默了許久,梁勇終於又抬起頭看著馬修,這一刻他決定說出真相。

“如果我說,凶手是離奇消失的,你未婚妻也是以我們無法想象的方式離開了,你會怎麼想?”

“有多神奇?”

馬修猛然盯住了梁勇。

顯然這話勾起了他的興趣。

梁勇搖了搖頭。

他自己也很疑惑。

這個問題冇有人能回答馬修,也冇有人能回答自己。

“如果想聽過程,我可以給你講一講,不過你要保密,這是不能公開的。”

看著眉頭緊鎖的馬修,梁勇知道了他的答案。

接下來他把調查的結論,案件的細節都一一講述了出來。

“我知道你可能不理解為什麼三番五次的來找你。”

“現在假如你是我,你是否會懷疑你自己是凶手的目標?”

“你是否會懷疑你未婚妻的身份?”

梁勇語氣平淡的講述著,也算是這麼多天以來的傾訴。

這些事兒把他壓的很難受。

聽了梁勇詳細的描述,馬修瞪大了雙眼。

“這,這怎麼可能?”

梁勇是不再奇怪了,甚至有些麻木。

結合這神奇的現象,馬修腦海裡一幕幕出現婉兒的身影。

就像電影一樣,回放著婉兒和自己相處時的點點滴滴。

“修,你最大的理想是什麼?”

婉兒還是那一身長裙,依在他們第一次見麵的湖畔護欄上,深情的望著馬修。

“當然是世界和平,哈哈哈。”

馬修一臉興奮的看著婉兒。

回答的表情雖然很輕鬆,但也透露著認真。

他認為可能會換來婉兒的不屑,或者是鄙夷。

卻看到婉兒的表情多了些許的欣慰。

這讓他不再興奮,稍稍控製了一下情緒。

隻見婉兒站直了身子,認真的回答道:

“這個國家很和平啊,為什麼你會有這個想法,能說說原因嗎?”

這個問題一下就把馬修的話匣子打開了,他滔滔不絕的開始囉嗦了起來。

“拜托,眼光看的遠一點。”

“這個星球上有一半的國家還在經受著戰亂,隻要上網就能看到那些冇有父母的兒童,在戰爭的廢墟中……哎。”

“我們是生活在一個和平的國度,並不是和平的世界。”

“人不應該冷漠,特彆是對孩子而言,他們是未來啊。”

馬修的話,代表了當代大學生的美好願景,遠大的理想,博愛的胸襟和真摯的共情。

婉兒注視著湖麵,眼眶紅紅的。

過了許久,她轉過頭一臉笑意的看著馬修說道:

“我們可以先從小的事做起,比如儘我們最大的能力去幫助身邊需要幫助的孩子們,你說呢?”

馬修聽了認真的點了點頭迴應道:

“嗯,你說的特彆對,從有意義的小事做起也不錯。”

“我可能最終都無法實現理想,但是隻要他媽的不放棄,我的理想一定會通過我在某一天被彆人實現的!”

馬修表情淡然的麵向著湖水。

話語裡冇有慷慨激昂,冇有激情四射,如水麵般平靜。

“啊?”

婉兒聽到這句話,瞬間陷入到驚愕之中。

看到婉兒的表情後,馬修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說錯了什麼,急忙問了一句:“你怎麼了?”

“冇怎麼……”

說完,她低頭掩飾自己的神情。

過了好大一會兒婉兒才恢複了平靜,調皮的對著馬修說道:“答應我了就要做到哦。”

“那,君子一言。”馬修說著伸出了小拇指。

“我應該怎麼做?”婉兒有些不解的看著馬修。

接下來就是他們甜蜜的時刻,一個男人拉著一個女人的手,掰開小拇指勾在了一起。

這是他們多次後的見麵,兩個年輕人冇有聊到風花雪月,反而是聊起了人生理想。

從此以後,他們每週都會相約在這湖畔走一走。

聊一聊理想。

聊一聊人生。

偶爾會聊一聊愛情。

馬修已經記不起他們在湖邊一起漫步了多少次了。

還是在美麗的湖畔草地,馬修一改往日的痞氣,嚴肅又認真的開了口。

“婉兒,我……”

婉兒看著這個突然嚴肅起來的馬修,有些不適應的問道:“怎麼了?”

馬修紅著臉吞吞吐吐的:“我……”

婉兒見此情形都有些替他著急:“說呀,怎麼了嘛。”

她看著欲言又止的馬修,眼神中卻早已是暖暖的愛意。

“我,想做你男朋友!”

這句話終於被馬修說了出來。

不過婉兒的迴應卻有些出奇。

隻有簡單的兩個字:“好啊!”

“奶奶的……真爽快!”

馬修放肆的表達著自己的情緒,將婉兒高高的舉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