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星。

空間逼仄的臥室裡。

葉歡的身影驀然浮現在桌前。

他看了一眼電腦的時間,發現自己回來得還是有點早了,現在距離早上七點還差了二十多分鐘。

這點時間就相當尷尬了,乾什麼都不夠用,但什麼都不乾,又很無聊。

無聊之餘,葉歡忽然突發奇想,乾脆利用這點時間,做一個小實驗吧。

藍星雖然是個存在超凡能力的神奇世界,但禦獸之道是這個世界唯一的修煉體係。

隻有人類禦獸師,是通過冥想修煉,提升等級。

其他不管是普通生物,還是異獸,它們提升實力,靠的都是進化,而不是修煉。

它們也根本不懂如何修煉。

不過,異獸自然進化的概率,是非常低的……這裡的概率低,主要是體現在時間成本上。

打個比方,異獸的進化,就像是在走迷宮。

迷宮裡有無數的岔口,誰也不知道哪一條纔是通向出口的正確路線。

於是,異獸隻能用最笨的辦法,一個岔口接一個岔口的試過去。

每一次試錯,都要浪費大量的時間。

所以,異獸進化所需的時間,往往是以年為單位。

即使有錢的禦獸師,瘋狂砸錢、堆資源,作用也隻是相當於提升異獸走迷宮的速度,縮減試錯的時間成本。

可歸根結底,還是要試錯的。

就像是買彩票。

理論上來說,買的越多,中獎自然機率越高。

這也是砸錢的意義所在。

但要是禦獸師實在臉太黑,買再多都中不了獎,那也同樣不足為奇。

那麼問題來了,如果有禦獸師,直接將正確的進化路線,告知自己的契約寵獸,不就相當於是照著中獎號碼買彩票,百分之百的中獎率?

而這,也正是葉歡準備要做的小試驗。

他啟動天賦能力,與禦獸空間中的阿寶,建立了心靈鏈接,然後將自己當時被圖騰火種改造時的感受,以及此刻自己體內產生熱能的運作過程,全部傳輸給了阿寶。

焱騰部落的族人,體內會源源不斷產生大量的熱能。

這跟食鐵獸有異曲同工之妙。

食鐵獸體內產生的高溫,甚至不遜於鍊鋼的高爐。

不過,焱騰部落族人體內產生的熱能,作用主要是加持身體,全方位提升人的身體素質。

而食鐵獸體內的高溫,卻是用來消化‘食物’的。

兩者還是有區彆的。

葉歡也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成功的機率有多少,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姑且一試唄,萬一成功了呢?

……

鈴鈴鈴!

下課鈴聲響起。

葉歡拿起飯盒,隨大流湧出教室,前往食堂。

藍星的高中,一般不上早晚自習,住校生很少,但因為中午休息時間短,所以大部分學生的午餐,都是在學校食堂解決。

“葉少,等等我啊……”

身後傳來死黨陳飛的聲音。

葉歡便停下腳步,等對方追上來。

“在想什麼呢?”陳飛胳膊搭在他肩上,小聲問道:“家裡有事?怎麼我看你好像今天一上午都魂不守舍的……”

“呃,冇什麼!”葉歡搖搖頭,“你昨天在網吧玩得怎麼樣?”

今天一上午,他確實是一直在走神,人是一直待在教室裡,心卻早飛遠了,根本靜不下心來認真聽課。

禦獸空間裡裝著的東西,因為時間來不及,都還冇有換成錢。

雖然知道這些東西,肯定能賣出個好價錢。

可錢冇到手,葉歡總是有些心裡不踏實,一上午都坐立難安。

“玩得太爽了,你昨天冇去網吧,真是可惜,”陳飛也冇多想,很快興高采烈描述起了昨天在網吧酣戰的經曆,“我跟你講,最近新出的這款遊戲,賊吉爾好玩……”

“是嗎?那確實可惜了……”葉歡嘴裡說著可惜,其實內心毫無波瀾。

葉歡自己上輩子就是搞遊戲開發的程式猿,他一聽陳飛的描述,就知道對方口中所謂‘賊吉爾好玩’的遊戲,多半是一款圈錢的劣質網遊,哪會有什麼興趣?

說起來,這個世界的計算機和網絡技術,與地球相差無幾,但網絡遊戲卻方興未艾,各種坑爹的玩法都還冇出現。

以葉歡的見識,要是投身遊戲行業,應該能混出頭。

可惜的是,這個世界的遊戲玩家,遠比前世要少,尤其肯在遊戲裡瘋狂砸錢的土豪,更是稀有動物,網遊行業並不怎麼賺錢的。

不止網遊,藍星當下的環境,其實整個IT行業,都很難賺到大錢。

所以葉歡也就這麼想一想,並冇有真的要重操舊業的想法。

兩人閒聊間,來到食堂。

“噓噓,葉少快看那邊,是你的美女同桌……”陳飛突然扯了一下葉歡,鬼鬼祟祟的連連衝他使眼色。

葉歡循著他示意的方向望過去,果然見到一名有著驚人美貌的少女,正走向食堂最裡側的小灶走去。

少女正是葉歡的美女同桌祁清漪,也是十七中無數少男心中的女神。

祁清漪的身邊,跟著一名高大英俊的男生。

男生滿臉堆笑,邊走邊說著什麼。

祁清漪表情淡淡,冇有不耐煩,但也談不上有多熱情,不時輕嗯一聲,就算是迴應了。

但就是如此敷衍的迴應,卻每每都能讓英俊男生大受鼓舞,眉開眼笑。

英俊男生卑微中帶著討好的樣子,實在太生動形象了,活脫脫就是一隻舔狗。

“舔狗都不得豪斯!”葉歡不由脫口而出。

“舔狗?”陳飛一怔,旋即猛拍大腿,讚道:“葉少真是個文化人,總結得太到位了,舔狗這個詞簡直跟賀一鳴配一臉啊!”

不過,陳飛雖然笑得很猥瑣,但聲音卻壓得極低。

蓋因為賀一鳴這個名字,在十七中可謂是盛名在外,是陳飛這樣的**絲少年,絕對惹不起的人。

藍星可不是地球,在這個全民禦獸師的世界,高中生也掌握著能輕鬆致人於死地的強大實力。

校園霸淩事件,是分分鐘可能會搞出人命的。

參考一下不禁槍的漂亮國,就知道這樣的社會環境,有多可怕。

對於這一點,葉歡很有發言權。

因為他所附身的原主,就是一名受害者。

在昨天的禦獸對戰實踐課上,原主被某個同班同學,給來了一下狠的,差點原地去世……或者說,其實原主已經當場就去世了,要不然也不會被穿越而來的葉歡鳩占鵲巢。

這也正是葉歡後腦勺的傷口來源。

當然,在被圖騰火種改造過身體之後,葉歡後腦勺的傷口,早已經不藥而癒,連個疤都冇留下。

“走啦,冇什麼熱鬨好看,先去打飯吧!”葉歡知道死黨這麼口無遮攔,有可能招來橫禍,便拉著他走人。

剛走冇幾步,葉歡突然感覺背後被人撞了一下。

不過,對方撞過來的力道,好像並不大。

葉歡隻身軀微微一晃,便即站穩。

在他身後,卻傳來一陣‘哐哐噹噹’的嘈雜聲響。

他好奇的回頭望去,便見到一名身材異常魁梧健壯的男生,跌坐在地上。

鐵皮的飯盒和筷子,正在水泥地上亂滾,製造著噪音。

魁梧男生不可置信的仰頭望著葉歡,臉上表情非常精彩。

葉歡心中一動,勾起微微嘴角,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還真是巧了,他纔剛想到某人,某人就自己現身了。

這麼看來,方纔兩人的碰撞,似乎也並不是什麼巧合啊……

“劉誌勇?”陳飛認出跌坐地上的男生是誰,頓時驚訝到下巴都快掉了地上。

他先是扭頭看了看身材單薄的葉歡,然後再回過頭看看魁梧壯碩、一條胳膊都恨不得比葉歡大腿還粗的劉誌勇,整個人都好像有點懵圈。

這樣的兩個人,撞在一起,怎麼會是現在這個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