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璃和李金明一起走出了龍大的辦公室,來到了櫃檯前。

“老闆,有什麼想喝的嗎?”李金明陪著洛璃坐在櫃檯。

“嗯,來一杯espresso吧,順便幫我找個人,叫做痞六。”洛璃倚在櫃檯上,說道。

李金明點頭,示意旁邊的服務生來一杯咖啡,問道:“痞六?他有得罪過老闆嗎?我可以幫您做掉他。”

洛璃搖了搖頭說道:“這倒不用,反之,我還該謝謝他,若是冇他我還真找不到這地方。”

李金明點點頭,示意旁邊的一工作人員,偷偷在其耳邊說了些什麼,工作人員便匆匆的離開了。

這時,服務員端著還冒著熱氣的咖啡過來:“經理還有這位客人,您的咖啡到了。”

洛璃慢悠悠的抿著,看起來很享受的樣子。

“看來老闆對咖啡很瞭解呢,是什麼原因是您喜歡上他的呢?”李金明問道。

洛璃搖了搖頭說道:“我對咖啡並不是很瞭解,但我對espresso還算瞭解,對於咖啡我僅喜歡這一款,至於原因就是它很苦,僅此而已。”

李金明表示明白,笑著說道:“原來如此,看來您相當喜歡這款咖啡,也許您和這款咖啡有著一些故事,我便不多詳問了,若是您今後再來這裡可以直接免單。”

“謝謝,有心了。”洛璃笑了笑。

這時剛剛的工作人員走到李金明身旁悄悄說了些什麼,李金明隨即給洛璃說道:“老闆,您要找的人已經找到了。”

“直接帶過來吧。”

很快,痞六就被兩個大漢一人一個肩膀抬了過來,眼神中還帶著驚恐和疑惑。

當痞六看到洛璃的時候,愣了一下,隨即像是明白了什麼似的,直接向李金明跪著哭喊道:“李經理,冤枉啊,我和這小子冇有一點關係,如果他有冒犯到您的話,隨意處置即可,請明察啊李經理!”

李金明見洛璃戲謔的看著跪拜在底下的身影,見其冇有怒色,便悠悠的說道:“哦?你說什麼?你的意思是我們老闆有罪於你?”

跪拜的痞六聽到李金明的話身子顫了一下,緩緩抬起頭,看著帶著戲謔目光的洛璃,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老...板?”

痞六想起洛璃曾向他說過的話,有些不敢置信。

痞六以混跡三十年的豐富經驗在大腦中推算不到0.0001秒,直接對著洛璃磕起了頭:“冤枉啊,老闆,剛剛小人不是故意的,是小人有眼不識泰山,誤怪了您,還請您大人有大量,放過小人一馬,我上有老,下有小...”

“停,彆說了,還記得你和我打過的賭嗎,五百塊錢有嗎?”洛璃嫌棄的撇了撇手,問道。

“有有有!我這就給您拿,我這裡有一千二,剩下的七百就當是孝敬您的了,還請您原諒小人。”痞六迅速從兜內掏出一把錢,殷勤的獻到洛璃身前。

洛璃接過痞六手中的錢,數了起來:“嗯,懂事,起來吧。”

“唉,好嘞。”痞六笑嘻嘻的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洛璃看了看時間,起身說道:“好了李經理,辛苦了,現在人也找到了,時間也不早了,我該回去了,您去忙吧。”

李金明點了點頭,笑著說道:“等您的好訊息。”

洛璃點點頭,示意痞六跟上。

在坐樓梯向上的時候,痞六小心翼翼的開口道:“老...板?”

洛璃回頭看著他,示意對方有屁快放。

痞六嘿嘿的笑了兩聲,撓了撓頭殷勤說道:“老闆,您看您家住哪,用不用我送您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叫滴滴就好了,至於你,留下電話號碼,該上哪去就上哪去,有事我會找你,你最好保持二十四小時在線,聽懂了嗎?”洛璃道。

“好嘞,好嘞,小人肯定隨叫隨到,小人的電話號碼是132...”

······

洛璃坐在車中,思考著這兩天的事情,有些疲勞。

昨晚洛璃卻是賭了一把,賭錯了腦袋當場搬家,但是洛璃成功了,並且成功將南城的地下組織納入友方。

當然這是洛璃擁有價值的情況下,這次的高考必須好好表現一番,即便是做不了跨級生,那麼也要有相當亮眼的表現,南城地下組織雖不好和自己翻臉,同樣洛璃想要調動他們也會變得相當困難。

所以洛璃要真正的將整個地下組織吞掉,成為其中的無冕之王並且進一步的擴大,成為一支自己的具有強烈私人性的組織會社。

雖然現在規模還很小,但洛璃相信會有一天,自己的組織將會滲透進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現在有些累了,所以就先淺眯一會兒吧。

在睡夢中,洛璃似乎又進入到了那個奇幻的空間·白屋

洛璃看著自己的雙手,有些茫然,周圍一片無垠的白色。

白屋·洛璃仍舊躺在病床上,溫和的說道:“嗯,你來了。”

這次還是和上次離去時的模樣一樣,一片無垠,在床的一旁還有個雪白圓桌,對麵則是一張椅子。

洛璃愣了一下,隨即說道:“是你將我拉進來的?”

白屋·洛璃則是說道:“我可冇有那麼無趣,你本身就與白屋擁有著斬不斷的聯絡,在深度睡眠時來到這裡的機率很大,當然你若是不想呆在這裡,我可以讓你脫離出去。”

不等洛璃回話,白屋·洛璃便再次說道:“看來你取得的成果還不錯,我時刻都在注視著你,順便跟你說一件事,為了分彆我與你,我給自己起了一個新的名字。”

“舊黎”

洛璃問道:“舊黎嗎?這兩個字有什麼含義嗎,或者說,你為什麼想改名?”

舊黎則是攤了攤手說道:“這兩個字並冇有什麼特殊的含義,同時改名是我的權力,因為想改名所以改名,僅此而已。”

不等洛璃發問,舊黎便再次說道:“外麵有人等不及了呦,你該回去了。”

隻見舊黎舊黎揮了揮手,周圍的一切都開始支離破碎,洛璃則是猛然的驚醒。

“先生?先生?已經到了,車費是七元,請問是現金還是...”司機叫醒洛璃說道。

洛璃有些茫然的喘著粗氣,本來就白皙的麵龐變得慘白。

司機見洛璃受到驚嚇的樣子,趕忙說道:“先生,先生?您冇事吧,我看您臉色不太好,用不用去醫院...”

洛璃回過神來,擺了擺手,從兜內拿出一張十元遞給司機:“沒關係,老毛病了,不用找了。”

隨即洛璃便下了車,站了一會兒,口中喃喃道:“這混蛋,是以前的我?我以前怎麼不知道我怎麼這麼賤還這麼能裝?”

【您有一封未讀取的郵件,是否讀取?】

【YES(是)/NO(否)】

洛璃心中默唸。

【名稱:來自白屋的禮物】

【類彆:郵件·物件】

【介紹:洛璃,如果你看到這封信件,那麼說我又成功了,並且白屋成功和係統建立聯絡,不僅從郵件中獲得我給予你的禮物,也許係統也會付諸於行動(附贈·“奧·魔術”)

—————白屋·舊黎】

【名稱:奧·魔術】

【類彆:特殊能力】

【評級:X(X/R/S/A/B/C/D/E/F)】

【作用:可對所有認知內的元素進行控製,隨著瞭解的越多能力便越強大】

【介紹:來自超特殊空間·白屋的能力,這是披著魔術外皮的奧術,那麼便打著魔術的幌子來欺詐所有人吧。】

一瞬間關於【奧·魔術】的所有訊息全部錄入的洛璃的大腦之中。

也就在這一瞬間,洛璃徹底掌握了【奧·魔術】

雖說係統介紹的很簡單,但洛璃可深知這個能力的可怕之處。

這其中的全部元素不僅包括日常中的金木水火土,同樣還包括風雨雷電,光暗,時空間、精神等元素。

也就是說,那些匪夷所思的能力都可以依靠【奧·魔術】來施展,前提是你對這方麵的知識有所涉及。

通俗易懂的來說其實就是,【奧·魔術】這個能力不僅可以控製元素,還可以對元素進行開發新技能,這方麵的知識你懂得越多,這個能力也就越強大,這可以說是與【記憶宮殿】完美搭配。

【記憶宮殿】用來攝取知識,【奧·魔術】來進行實踐施展。

這簡直碉堡了好不好?

念頭一動,洛璃手中便生出一縷火苗,隨即是風、水、冰、木等。

洛璃掌心一翻,還變出一副卡牌,像是戲法一般變來變去,一會兒又變成一朵玫瑰,一會兒又消失不見。

隨著洛璃的使用,洛璃的眼睛越來越亮,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同時【奧·魔術】還能施展障眼法,比如前世的讓某某高樓消失,亦或者是匪夷所思的東西等等等等。

這和【鏡花水月】有些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