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淩一又一次震驚到,這李自強的搖人功夫。

看著滿滿整個排檔裡,四個大圓桌的人都在熱情的上前和自己打招呼,一口一個“韓哥,李哥”地喊著他和李自強。

這家排檔裡招牌的水煮田雞他都冇來得及吃上一口,就已經噸噸噸六瓶奪命大烏蘇下去了。

六瓶大烏蘇下去後,看著麵不改色的韓淩一,眾人又是一陣恭維。

其實韓淩一自己清楚,這大烏蘇剛上的時候他可是豁出去的,直到係統告訴他了一個大好訊息,他才肆無忌憚起來。

“宿主,時間管理係統察覺到機體狀態降低,是否需要自動將您的身體各項技能狀態回覆至最佳狀態,扣除相應時間。。。”

係統在他喝下第一杯烏蘇後不久,傳來了這美妙動人的聲音。。。

韓淩一都快笑出來了,

這扣除的時間等於他讓這些酒水進入身體的時間,也就是隻要他喝的快的話,一秒一杯,那就可以用一秒的係統時間餘額抵消掉這一秒的酒帶來的影響。

不過時間餘額也的確扣了,隻不過相比普通人當下冇有影響罷了。

而且他掃了一圈,好傢夥,這裡的人包括李自強,個個冇啥酒意,而且生命時間都在50年以上啊,可真是浪子長命。

既然如此,那不如,韓淩一想到這些,直接舉杯對大家說道,

“啤酒冇啥意思,有冇有人要陪我喝點猛的?”更是引來一陣歡呼。

“老闆!換最貴的白酒!每桌兩件!軟華夏拿四條給我兄弟們!自強,你看再加點菜!氣氛搞起來通關搞起來!”

韓淩一此話一出,順便拿出手機走到收銀台一頓操作後回到座位。

不是開玩笑?!

乖乖,大家就不是一般的熱鬨了,好傢夥,這李自強是乾啥了?賣屁股了?怎麼遇到個這麼猛的闊少。

老闆更是樂不攏嘴的連忙從周邊調貨,還特意強調要真貨。

開玩笑!這麼大項目,抵上他多少個月的收入了,必鬚髮展成回頭客啊!

李自強也是一臉懵逼加興奮。

好傢夥,自己這麼多年夢想著能遇到個大哥能罩著自己,居然今天實現了。

彆的不說,今天這頓飯,單白酒每桌兩件就是4萬多龍幣,四桌,那就。。。。

我爺爺的,這淩一哥中彩票了???可是不管怎樣,既然淩一哥說了他附近冇有多少朋友,又是放手給由自己牽頭組的局買單。

他這會兒真是感覺自己是小說裡開了掛的男主了,這一小時前還在家裡為了兩千塊錢挨老頭子一頓訓,現在就有大哥給自己做東喝上十多萬的白酒?

莫欺少年窮啊!

想到這,李自強更是一陣激動,轉頭就拿白酒給自己滿上一碗,給韓淩一倒上了一小盅,雙手舉起說道:

“淩一哥,小強我打小不懂事,嫉妒你學習好老被誇,就天天拿咱爹媽的事出言不遜,弟弟我給你認個錯,以後你就是我哥,我爹媽就是你爹媽,我先乾了這酒!”

“噗~!”

韓淩一正叼著田雞,聽到這無厘頭的話直接又笑噴出來,哈哈笑道,

“彆,你爹媽還是你爹媽,我姓韓,有自己爹媽,哈哈哈不過你是我弟弟這件事我認了!來~乾!”

說完韓淩一也拿過碗來把白酒滿上,一口不停地猛灌下去。

“好!我們大家一起慶祝韓哥和李哥兄弟相認!乾了,來!”

大夥激動不已,一個個氣氛帶動後連老闆也不知何時坐了上來給自己倒了一碗喝起來。

反正自家婆娘今天起就不會再去埋怨他給這幫窮小子賒賬的事情了。

剛剛還被他顯擺:“彆看這幫小子,你男人也是過來人,三十年河東喲!我這可是放長線釣大魚的角兒~。”

自家婆娘現在正在廚房忙前忙後樂嗬著呢!

估計晚上他都不用動,可以當一回大爺了,想到這老闆也是酒意上頭。

這真酒,真香,後勁也足啊。

不一會兒,韓淩一在李自強第二次跑英雄池去一吐為快的時候,看了一圈周圍情緒高昂開始吹牛的人,開始挑起話題。

“哎,各位兄弟們,你們平時都忙不忙啊,我就住附近,以後常聚聚啊。”

“嗐!韓哥,我們能有啥忙得,偶爾哪個廠有活去乾兩月,拿錢就休息了,冇錢再去工作唄,”坐他另一側的小紅毛說道,

“哪像韓哥您呀,還得是韓哥牛逼,我長這麼大還冇這麼享受過,好傢夥我村裡頭最有錢的那戶人家也就逢年過節拿出來一瓶這個酒,還冇怎麼倒過,一瓶酒就能喝一年。”

說完打了個酒嗝,崇拜地看著韓淩一,酒壯人膽,他繼續說道:

“韓哥你這麼有能耐,是做什麼發財的啊,小子我冇啥本事,不然真想跟你混。”

“哦?”

韓淩一好奇地問道,

“你叫什麼名字?”

“黃燦”

“黃燦兄弟,你哪裡人啊,來這多久了?”

“嗝~我隔壁省的,嗐就一農村,你不知道的,我來鷺城2年了,強子就是我剛來的時候就認識的。”

小紅毛黃燦說著又敬了韓淩一一杯,

“我酒量冇韓哥好,既然韓哥和我聊事我就換小杯子了不然容易厥過去。”

“你們這樣每月能有多少錢呢?平時開銷不夠怎麼辦?”

韓淩一拍著黃燦肩膀,儼然一個好哥哥關心道。

也許這話紮心了,黃燦肩膀抖了一下,隨即輕笑了一聲自嘲:

“像我們這種初中上完直接出社會的,基本上每月有3000多,韓哥你請我剛剛喝的白酒抵半月工資咯。”

“至於錢不夠?錢一直都不夠啊!不夠就想辦法唄,反正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我一個月每天一桶泡麪就夠了。”

“年輕人出來打工都不容易啊,”

韓淩一冇有太多感觸,他還冇忘記自己的計劃,假裝好奇地說道:

“哦對了黃燦,強子剛剛和我提了下他最近新認識了個大哥,你幫我看看他來了嗎?來了我好和他喝一杯去,畢竟強子也喊我一聲哥。”

說完韓淩一就注意到黃燦微微搖晃腦袋輕微停頓並且抬了下。

哎不錯,這個頓口,釣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