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o小說 >  逆天小農民 >   第10章

“你乾什麼?鬆開我!”

超子來到曹敏身邊之後,一把抓住曹敏就朝著屋子裡拖去,但曹敏卻潑辣的直接朝著超子臉上抓去,當場就在超子臉上抓出了五道血痕。

感覺到臉上傳來的疼痛,超子伸手摸了一把臉,然後便看到了手上的血絲。

“啪!”超子直接給了曹敏一巴掌,將曹敏扇倒在地。

然後超子彎腰,一把抓住曹敏的頭髮,再一次朝著屋子裡拖去。

好在這時,陳江河突然回來了。

原本陳江河是打算去山中冷靜冷靜的,但陳江河覺得自己這麼走了,有些不爺們,曹敏明示暗示了這麼久,自己又不是不行,也該表示表示。

於是陳江河便雄糾糾氣昂昂的回來了,但剛到門口,便看到了兩輛麪包車停在院子裡,而且院子裡還傳來曹敏的大叫聲。

陳江河立馬意識到不好,急忙朝著院子裡衝了過去,然後陳江河便看到了超子抓著曹敏的頭髮,正在把曹敏朝著屋子裡拖。

“住手!”陳江河直接大喝一聲。

聽到陳江河的聲音後,超子停下來看了一眼,刁友亮立馬對著超子說道:“超哥,就是他!”

“還愣著乾什麼?先收拾一頓再說!”超子聽到刁友亮的話後,立馬說道。

嘴上這麼說,但超子卻依舊拽著曹敏的頭髮朝著屋子裡走去。

“我讓你住手!”陳江河怒了。

超子斜著眼睛看了一眼陳江河,不屑的說道:“你算什麼東西?也配和我說話!”說完之後,對著自己的那些小弟說道:“還愣著乾什麼?上啊!”

然後超子的小弟便朝著陳江河衝了過去。

當然,刁友亮站著冇動,他已經見識到陳江河的厲害,他可不想上去找不痛快。

超子小弟朝著陳江河衝過去之後,舉起手中的木棍便朝著陳江河身上打去。

陳江河現在雖然力氣大,但並不懂得什麼招式,他打架也全憑本能。

舉起手臂擋下了小混混打來的木棍,然後陳江河猛地朝前衝去,一下子便和小混混撞到了一起。

下一秒,小混混竟然被陳江河直接撞飛了。

被撞飛出去的小混混,直接摔倒在超子腳下,這個地方距離陳江河有三米遠。

正抓著曹敏的頭髮朝屋子裡走的超子也愣住了,不可思議看著陳江河。

“這什麼玩意?”超子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把自己小弟給撞飛的事情。

“超哥,我就說這小子有些邪門吧。”刁友亮對著超子說道。

超子臉色微微變了變,指著曹敏對著自己的小弟說道:“看著她點。”

然後超子鬆開曹敏,朝著陳江河走了過去。

當然了,超子已經見識到了陳江河的力氣,他可不敢直接衝上去找死。

“小子,有些本事啊。”超子從旁邊小弟手裡,拿過來一根鐵棍,握在手裡對著陳江河說道。

曹敏看到陳江河之後,顧不得自己的安危,直接對著陳江河說道:“江河,你快跑,彆管我,他們人多,你不是他們的對手。”

但這話剛說出來,超子便走過去,再次狠狠的扇了曹敏一巴掌。

“臭婊子,哪有你說話的份!”超子惡狠狠的說道。

“打女人算什麼本事?有本事和我打!”陳江河直接對著超子喊道。

這裡人多,陳江河為了保護曹敏,隻能這麼說道。

“好啊,那我就先廢了你,然後再乾死這娘們!”超子說著,便拿著木棍朝著陳江河走去。

超子一動,小混混也紛紛朝著陳江河圍了過來,刁友亮此刻露出了陰險的笑容,拿著木棍繞到了陳江河身後。

趁著陳江河不注意,刁友亮舉起木棍,狠狠的打在了陳江河的後腦勺上,直接將陳江河打了個踉蹌。

當陳江河回過頭去的時候,刁友亮早就跑開了。

這種情況,陳江河想要將超子他們全都放倒那是不可能的,陳江河唯一能做的,就是抓住一個往死裡打。

隻有這樣,陳江河纔有一線可能。

而這個人不用選。

這些人肯定是刁友亮找來的,既然罪魁禍首是刁友亮,那麼按住刁友亮打,一點毛病都冇有。

“給我打,狠狠的打!”超子一聲令下,那些小混混便一起朝著陳江河打了過去,陳江河眼睛死死的盯著刁友亮,根本不管落在自己身上的木棍,低著頭朝著刁友亮便撲了過去。

陳江河的速度很快,刁友亮意識到情況不對的時候已經晚了。

“攔住他,他媽的攔住他啊!”刁友亮嚇得扭頭就跑,一邊跑還一邊大喊。

但刁友亮還是晚了一步,他的衣服被陳江河一把抓住,然後陳江河猛地往回一拉,刁友亮直接被拽倒在地。

陳江河的拳頭便朝著刁友亮身上落下。

“救我,救救我!救命啊!”刁友亮雙手抱著腦袋,瘋狂的掙紮,但依舊不能擺脫騎在自己身上的陳江河。

曹敏看到陳江河被人用木棍瘋狂的抽打,她想要過去幫忙,但是卻被兩個小混混死死抓住,她一點辦法都冇有。

“閃開!”眼瞅著刁友亮都快被陳江河打死了,超子直接對著圍在陳江河身邊的小混混喊道。

聽到超子的話後,那些小混混紛紛停了下來,朝著一邊退去,然後超子手裡頭拿著一根鐵棍,大步朝著騎在刁友亮身上的陳江河走了過來。

“**的!”超子來到陳江河身後,直接掄起鐵棍,朝著陳江河腦袋便砸了過去。

鐵棍狠狠的打在了陳江河頭上。

“嘭!”

一聲悶響過後,陳江河被鐵棍抽翻在地,鮮血直接從陳江河頭上流了出來。

差點被打死的刁友亮這才從地上爬起來。

起來之後的刁友亮,直接從超子手裡奪過鐵棍,大步朝著陳江河走去:“媽的,你打我!你打我!老子今天宰了你!”

就在刁友亮拿著鐵棍朝著陳江河走去的時候,一輛奔馳轎車停在了曹敏家前。

杏樹村的書記劉德全從奔馳轎車上下來後,吳福來和錢來前也從轎車上走了起來。

劉德全對著錢來前笑著說道:“錢總,您要找的高人就在裡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