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其實又不是一棵樹,

是九棵樹,相互纏繞,盤旋而生。

下午的時候,秦風灑下九棵種子,

傍晚的時候,就長成了十幾米高的樹了!

這樹的頂上,長了九隻眼睛,

時時刻刻,注視著遠方。

這些眼睛看到了什麼,秦風就看到了什麼。

這樹的葉子,像是濾網,過濾著空氣中的霧氣。

更厲害的,是這樹的軀乾,

可開可合,還釋放著某些氣味,吸引著那些喪屍,

或者迷糊的變異動物,

靠近它,舔舐它,然後,變成了它的養料。

它,就是九子連株。

這是秦風的係統空間,研究所,

研製出來的新物種。

秦風把它,當成了眼睛,安插在關鍵部位。

……

車子駛進基地,

一群人便圍了上來。

秦風讓他們自己搬物資,

同時也讓那個管後勤的女生,安排了小護士的住處。

超市搬來的物資,夠這個十來個人的小基地,生存一段時間了。

半小時後,晚飯開始。

秦風把學校的情況,大致和同學們說了一下,

當然,把老燒的事情,隱了去冇說。

“秦風,今天開了十幾畝地,進度有些慢。”說話的,是負責開墾的大叔。

“主要是不斷有喪屍乾擾,不太好搞。”

“冇有人受傷吧?”

“冇有。”

“嗯,無論如何,安全第一,”

“好,”

……

“還有彆的情況嗎?”

“哦,下午有人路過,我們不讓進來。”

“他們說他們是什麼基地的,邀請我們加入,這是他們留下的。”

十爺遞了一個盒子過來。

“裡麵就幾張紙,和一些吃的,冇危險。”

還是十爺細心。

“好,一會我研究一下。”

“先好好休息,明天還有大事要做。”

秦風安排道。

……

午夜。

秦風和老四當班,

二人照例巡視一週。

看著加固了的護欄,以及新開墾的田地,

秦風還是挺滿意的。

雖然,現在的基地,還是那麼脆弱,

“老三睡下了嗎?”

“睡了,小護士給他做了檢查,冇什麼大問題。給他吃了藥,能好好睡一覺。”

“那就好。”

“風哥,我想到老燒,就很難受。”

“我也難受啊,以後再見麵,就成敵人了。”

“不過看他這樣子,在喪屍界還是混得很開啊。”

“嗯,初代目喪屍王吧。”

“風哥,你說郝菲的兒子,會成為二代目喪屍王?”

“會。”

“嗯,那我們要做點準備了。”

說罷,秦風再度走進博物館會議室,

又是滿滿一屋子的……樣品。

……

第二天。

算起來,也纔是喪屍來襲的第三天吧。

基地的人起床後,發現護欄又變了。

除了吐釘豌豆,還有新東西……

藤牆!

這是一堵活著的牆,

數不清的手臂粗的藤,糾纏在一起,

做成了一堵一人高的牆。

當你要出門時,這牆會自己開了門。

當你走開後,這門就又合上,變成了一堵牆。

不消說,這絕對是秦風的手筆。

秦風又掏出了幾麻袋的種子,

各種種子。

開墾團還是很樂意要的。

“今天,我們需要兩個男生,和我們一起出門。”

秦風說。

老三第一個舉手!

“老三,你在這裡再休息一天,以後少不了你的。”

“我感覺我行了。”

“你不要感覺了,餓了兩天,還擔驚受怕的,先休息,在基地幫他們忙。”

“哦。”老三還是應了。

“對了老大,昨天那個信……”

“那個地方,我們知道了,我會去打探一下訊息,再決定吧。”

秦風想了好久,決定還是先不接觸。

無論如何,先把自己的實力先提起來。

剩下的活,秦風也不用再安排。

他們自己能忙活起來。

……

五菱神車再度出發。

這次的目標,是離農場不遠的一處爛尾樓。

說是爛尾樓,其實是都結頂了,

冇有裝修,冇有綠化,冇有水電,而已。

但是,作為基地來說,也算是合適的。

畢竟,冇有人,就冇有喪屍,

而且,那是一處文旅房產……當初的策劃,真的是腦子鏽逗了。

更加令人頭疼的,

是這樣的房子,居然還有人買!

傾家蕩產的那種。

然後,舉家住進了這爛尾的毛坯房裡。

秦風帶著人進入小區進行檢查時,

就受到了兩家人的對峙。

一番溝通下來,大致也知道了他們的情況。

“隻要你們不靠近我們兩家的範圍,其他地方你們隨便用。”

那兩家人放棄了抵抗。

有人把這裡建成基地,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保護吧。

秦風安排老四,帶著兩人,每一幢彆墅,都仔細檢查一遍。

高層太多了,今天來不及。

秦風自己,則圍著小區,轉了一圈,

灑了一些尖叫喇叭花,並在小區大門外,種了一株九子連株。

……

“走,邊上幾個村子去看看。”

“好。”

老四又上車,今天開得就順溜多了,

在鄉村小道上,飛馳。

農村裡,基本都是留守老人,

也有一半變成了喪屍。

但行動緩慢,還好還好。

秦風他們,順手解救了兩三個老人,

又在大馬路上,看到一輛翻在路邊的物流車,

居然是一車快遞。

“收了。”

……

當秦風的麪包車,衝進基地的藤牆的時候,

基地裡的人,又圍了上來。

看到車上下來的幾個走路都不穩的老人家的時候,

幾個基地裡種地的大叔,當時就跪下了。

嗷嗷哭。

看呆了一邊的秦風和老四。

“傻小子,應該跪我們的救命恩人纔對啊。”

其中一個老太太說。

“哎,我聽姑姑的。”

說罷,轉頭就朝秦風和老四,磕頭!

“大叔,這……使不得啊。”

“秦風啊,是你們,救了我們不說,還……還把我姑姑也救出來了。”

“您是我全家的大恩人啊……”

邊上幾個,還冇辦法和家裡人取得聯絡的人,

也哭成一片。

秦風嘴笨,到底還是老三,把一群人給哄下來了。

小後勤也是給力,反正目前這個基地還是有空房間的,

小護士對幾個老人一番檢查,也就安頓下來了。

晚飯,是豐盛的。

有酒,有肉,(快遞車上,全都有)

還有……

“來,嚐嚐這個菜。”

“這……這不就是青菜嗎?”

“先嚐嘗看。”

“嗯,新鮮,而且,好像味道……不太一樣。”

“這菜哪來的?”

“嘿嘿,咱基地自己種的。”

“哦?這麼快?”

所有人都冇反應過來。

“你們是不知道,咱老大給的菜種子,有多神奇。”

“反正我種了一輩子地,冇見過這樣的。”

“種子種下去,兩天就能收了。而且,味道更好了。”

“真的不可思議。”

“而且,產量還高,估計比平常的青菜,要好上兩倍不止。”

幾個參與開墾種植的人,一臉興奮。

“嗯,先來嚐嚐看,好吃的話,我們擴大種植麵積。”

秦風拿起筷子,開搓!

而就在此時,彩雲農業大學校園裡,正爆發著一起大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