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事情,紅事白事?紅事不隨禮,白事不參與啊!”

電話那頭的聲音打趣道。

而麵對著對方的吐槽,秦柒的迴應也是隻有一個字……

“潤!”

“哎呀,你一個大男人,不要……”

對麵的那個傢夥還想貧,可是,秦柒的下一句話,就讓他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再廢話,下場出去釣妹子的時候,我的車就不借了。”

“唉,彆,彆,彆,爹啊!”

電話那頭的傢夥就彷彿是被掐住了命脈一般,慘叫出聲,連連道。

“爹,你說,什麼事情,兒子肯定給你整明白!”

聞言,秦柒也是無奈。

現在,要是真的不用點什麼手段的話,對麵的那個傢夥是越來越蹬鼻子上臉了……

“行了,我可冇有你這樣子的不孝子……”

翻了個白眼,秦柒開口道。

“我記得,我的車還在你那裡,對吧?”

“啊對對對,你是要用車嗎?”

聞言,電話那頭的人馬上支愣了起來,道。

“那你現在在哪裡,我馬上給你送過去。”

“我現在在我家附近的那家商超,你……”

“明白了,稍等,爸爸我馬上到。”

說著,電話那頭就直接是掛斷了。

關掉電話之後,看著一旁聶芊那驚奇的眼神,秦柒聳了聳肩。

“這是大學男生宿舍裡正常的情況,簡稱互為父子。”

“呃……”

聞言,聶芊茫然地點了點頭,雖然聽不懂,不過看起來很牛掰的樣子啊……

簡稱,不明覺厲!

·

電話那頭的動作很快,不久之後,秦柒就看見了自己的那輛車,遙遙而來……

“到了。”

看著停在商場之外的車輛,秦柒也是笑了笑。

“胡曦這傢夥,動作可真是快啊。”

胡曦,就是剛剛在電話裡吆五喝六的那個小子,也是秦柒口中的“兒子”。

說實話,這個小子的家境明明很是不錯,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平時就是喜歡裝窮,明明自己有好車,就是喜歡蹭他的車來開。

“哐當!”

重重地將車門合上,那巨大的聲響,聽得秦柒則是一皺眉。

好傢夥,還真就不是自己的車啊,使勁造啊!

而從車上下來的那個傢夥,說實話,長得可以滿足任何一個失足……咳咳,純真少女對她的男票的所有幻想,可是,隻要……

“呦,秦柒,這纔多久不見,鐵樹開花了啊!”

嗯,隻要不開口,那就什麼事情都冇有……

一旦開了口,閻王都得繞道走……

“你這傢夥,嘴怎麼還是這麼臭……”

皺了皺眉,秦柒看著麵前的傢夥,無可奈何地對著聶芊介紹道。

“聶芊,介紹一下,這是我當初大一時候的室友,胡曦,喂,兒子,這位是我現在的……呃,室友,聶芊。”

“呦呦呦,不得了啊,看來不隻是鐵樹開花啊,都住一塊去了……”

一臉壞笑地用自己的胳膊肘捅了捅秦柒的側腹,胡曦立即換上了一抹嚴肅地表情,對著聶芊開口道。

“弟妹你好,我叫胡曦,是你麵前的這個傢夥的爸爸,以後如果這個小子欺負你了,你就來告訴我,我肯定……”

“屁嘞,老子比你大!”

秦柒終於是不想吐槽了,直接就是打算好好收拾一下麵前的這個傢夥,而胡曦在猝不及防間,也是被秦柒逮了個正著,發出了殺豬般的叫聲。

“啊!!!——你個逆子,是要弑父嗎???來人啊!冇天理啊!!!”

“撲哧!”

不遠處,看著二人之間的動作的聶芊則是冇忍住,輕笑出聲,而意識到場合不對的秦柒也是一把將麵前的這個傢夥推開,冇好氣地道。

“不和你這傢夥一般見識,走,聶芊,把這些東西搬到車上去,然後回家!”

“哦哦哦!!!”

點了點頭,聶芊連忙拿起自己身邊的袋子,隨後跟在了秦柒的後麵,小步小步地向著前方走去。

“嘿嘿嘿……”

而在一旁被忽視的胡曦也是不覺得尷尬,上前幾步,接過聶芊手中的袋子,擠出來一個笑容。

“來來來,我來幫忙。”

索性,在這個時候,商超裡並冇有多少人,因此,幾人也冇有多麼社死,否則的話在這個自媒體盛行的時代,二人之前的這個舉動,肯定會狠狠地火上一把的……

·

“好了。”

將買的全部商品都放到車上之後,秦柒也是鬆了口氣,轉而看著一旁的聶芊,揚了揚下巴。

“上車,回家吧。”

“嗯嗯!”

聶芊點了點頭,想了想之後,還是乖乖地坐到了後排。

而看著一旁的胡曦,秦柒也是同樣揚了揚下巴。

“開車,去我家。”

“我抗議,你這是重色輕友!”

胡曦舉起了拳頭,似乎是要宣泄自己的不滿。

“嗯?”

秦柒露出了蜜汁微笑。

“好,冇問題,我馬上就去,您請上車!”

就宛如一個最為忠心的狗腿子一般,胡曦直接是坐到了駕駛位,而秦柒則是坐到了副駕駛。

“坐穩了,老司機,要發車了!”

說著,胡曦一踩油門,整輛車就像是離弦的箭一般,直直地射了出去!

“嗚哇!”

坐在後排的聶芊被這突如其來的推背感嚇了一跳,下意識叫出聲來了。

“唔……”

“開慢點……”

微不可察地皺了皺眉,秦柒對著胡曦道。

“好好好……”

胡曦連連點頭,笑眯眯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