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空沿著冇有扶欄的原始樓梯拾級而上,每經過一個樓層都會發現有有個彪形大漢在樓梯間守著。

他開始想到一場冇有觀眾的的比賽何必需要這麼多人看守,這些人不像是維護秩序的倒像是專門守著這裡不讓人逃跑用的。

帶著疑惑他到了屋頂,打開生鏽的鐵門後就見到了遠處一雙迎麵而來的清澈冷眸,他一看那眼神已經瞭然這就是今天的對手。

那雙眼睛中飽含著對生命的蔑視,對危險的渴望以及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