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o小說 >  華夏陰陽師 >   第10章

清晨,東方的天空剛剛泛起一絲魚肚白,盤膝而坐的燕留聲緩緩吐出一口濁氣,睜開緊閉的雙目。

經過一夜的吸納,燕留聲氣海之內的道種彷彿長大了幾分,道種表麵生出些許裂痕,這是即將發芽的征兆。

冇有叫醒尚在夢鄉中的其餘三人,燕留聲獨自走出宿舍。

呼吸著校園內的新鮮空氣,燕留聲心情大好。

先是到食堂吃了兩個熱氣騰騰的包子,喝了一大碗現磨的豆漿。燕留聲心滿意足的走出了學校的大門。

昨天夜裡答應小女孩要給她很多的布娃娃,今天必須是要實現了。不然誰知道小女孩會不會發飆。雖然自己不懼,但是對一個小女孩下手,自己實在是下不去手。

來到學校門口的一家飾品玩具商店,燕留聲徑直走向布娃娃專櫃。

也許是被眼前的布娃娃所吸引,小女孩迫不及待的從乾坤袋中飛掠出來,“咻”的一聲將整個身體埋進一隻一人高的維尼熊懷抱,一臉開心之色。

看著小女孩露出的純真笑容,燕留聲也很是動容。叫來店員,將維尼熊外加三個小布玩偶全部打包後,帶著心滿意足的小女孩走出商店。

剛走出商店, 飄在身後的小女孩厭惡的抬頭看了一眼天空的太陽,便又飛回了乾坤袋中。

燕留聲尋了一處偏僻無人的陰暗巷子,意念將小女孩喚出,將布娃娃遞到了其手中。

小女孩瘦小的身體,吃力的抱著布娃娃,臉上盈滿笑意道:“謝謝,大哥哥。”

燕留聲微笑著點了點頭,望著小女孩小心翼翼的抱著自己的布娃娃搖搖晃晃飛入乾坤袋中心裡也多出一絲滿足感。

“可是我的錢包啊!”望著手中乾癟的錢包,燕留聲心中發出一陣哀鳴。

再回到宿舍,屋內已是空無一人。

燕留聲再次盤膝坐到床上。

陰陽訣功法的修煉已經步入正軌,隻是自己現在這副身體還是非常孱弱,是時候該修煉強化體魄的功法了。

冒出這個想法的燕留聲忽然哆嗦了一下,《太乙陰陽錄》中記載著一門玄妙的煉體功法《法相天地》隻是前世為了修煉這門煉體功法的燕留聲實在是吃了不少苦頭,以至於燕留聲修煉這門功法小成之後便放棄了修煉。

“不管啦!誰讓咱想德智體美勞全麵發展呢?這次一定要將這門功法修煉至大成,這樣以後再遇到偷襲,我就站那讓他紮,哼!”燕留聲鬱悶想道,顯然是對前世好友的偷襲依然耿耿於懷。

《法相天地》是《太乙陰陽錄》中記載的煉體功法,此法是通過特殊法門不斷修煉,最後將修士的**修成法寶一般,根據其記載此功法大成之時,全身堅硬無比,無懼任何屬性術法攻擊,法器亦難傷之分毫,如能尋找到一些特殊的機緣,配合秘法更可修出法身,三頭六臂,彈指裂天,跺腳碎地也是不在話下。

《法相天地》分為內外兩煉,需先外後內,外煉依次為煉皮、煉肉、煉筋;內煉則是煉骨、煉血、煉神。

拚了!

燕留聲心一橫,擺出修煉皮的姿勢,按照功法的要求,不斷拍打著身體的各個部位,霎時間宿舍之內響起“啪、啪、啪”的不斷拍打身體的聲音和燕留聲控製不住“哦、哦、啊、啊的**聲音”。

如果此時宿舍之內還有旁人,那一定會將燕留聲當成瘋子。

一個時辰之後,燕留聲已經痛得說不出話來,額頭的汗珠不斷流下,打濕了整個頭髮。

死死咬著牙,燕留聲繼續拍打著身體的各個部位。

兩個時辰後,燕留聲終於按照功法要求將自身需要拍打的部位全部拍了兩遍,此時的他雙目赤紅,汗水浸濕了整個衣衫,衣衫下的皮膚已經完全變成了紅色。

“這纔是一個小循環而已。”想起《法相天地》的介紹,這樣的連續拍打全身竅穴兩次,且不能昏迷,纔算是一個完整的小循環,而這樣的小循環需要整整三十六次,才能圓滿,後續在拍擊皮膚時疼痛會越來越弱,直至完全冇有痛感,當完全不痛的時候就說明煉皮已是成功,如同身體的皮膚被改造一般。

強忍著身體的疼痛,燕留聲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來到浴室,熱水衝在身體之上本應是十分舒服的事情,但是此時熱水衝在燕留聲身上彷彿一團團鋼絲球不斷刷著身體一樣。

洗完澡,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燕留聲回到宿舍倒頭便開始呼呼大睡。

一覺醒來天色已經變黑,結束了一天學習的室友已經在呼呼大睡。

“咕嚕咕嚕”燕留聲的肚子發出了抗議的叫聲。

其實邁入修士行列的燕留聲已經能夠依靠天地靈氣進行短暫的辟穀,奈何今天修煉《法相天地》已是將身體中的能量消耗殆儘,這才導致肚子發出強烈抗議。

坐起身來,燕留聲看著桌上室友帶回來的兩份飯菜雙目放光,雖然飯菜已經是冷飯,但絲毫不影響燕留聲的乾飯速度,三兩口將飯菜全部嚥下肚,燕留聲心滿意足的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吃飽喝足,該繼續練功了。”燕留聲嘀咕道。

盤膝在床上坐定,燕留聲右手一揮,頓時一層透明的光幕將燕留聲整個籠罩起來,隔絕了其內的所有聲音。

一陣“啪、啪、啪伴隨著哦、哦、啊、啊”的聲響之後,燕留聲如死狗一般直挺挺的躺在了床鋪之上。

就在燕留聲為是不是洗個熱水澡再睡陷入鬥爭之時,“咻”的一聲,小女孩抱著一個早上剛買的小玩偶從乾坤袋中飛出,懸浮在燕留聲頭頂。

燕留聲衝著小女孩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神識交流道:“怎麼現在出來了?在乾坤袋中待的無聊了?”

小女孩並未答話,也許是從燕留聲的表情和紅腫的皮膚感受到了他的痛苦,小女孩眉頭一皺,張開小嘴“呼”的一聲吐出一口陰柔之氣。

小女孩吐出的陰柔之氣在燕留聲身周環繞一圈。頓時,一股涼意充斥燕留聲皮膚每個角落,讓原本全身上下火辣辣疼痛的燕留聲舒服的呻吟了一聲。

“這次真的是撿到寶了。”燕留聲心裡興奮想道。

望著漂浮在半空的小女孩,燕留聲率先開口道:“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小女孩歪著腦袋思索片刻,搖了搖頭。

“冇有名字?”燕留聲微微皺眉問道。

小女孩點了點頭。

燕留聲單手托腮思慮片刻道:“我們是在夜裡相遇的,你又討厭白天,喜歡黑夜,那我就叫你阿夜吧。”

小女孩再次歪頭考慮了片刻,旋即點了點頭,算是同意叫這個名字了。

“阿夜。”燕留聲嘗試著叫了一聲。

剛剛擁有名字的小女孩露出笑容“咻”的一聲飛回到了乾坤袋內。

看到小女孩微笑著回到乾坤袋,燕留心情大好自戀想道:“哈哈!冇想到勞資還是個起名字的天才!洗澡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