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上傳來冰涼的觸感。

薑忘舟抬起頭。

“下雨了啊。”

本想著在這座城市四處逛逛,看看能不能再遇到一次征召。

現在看來,是冇機會了。

也對,畢竟是詭異復甦前期。

一個月能有個一次,頻率就算得上高了。

接下來,該去找個落腳的地方。

去哪好呢?

薑忘舟一邊仔細盤算著,一邊躲進了一家服裝店的屋簷下。

隻是..

“先生,先生?”

有人打斷了他的思考。

是一個看起來很小巧的女生。

“我們這裡不能躲雨的。”

她的聲音很小,反倒像是她的不對。

“可是。”

薑忘舟用下巴指了指周圍。

“他們為什麼就可以?”

“這...”

女生一時有些語塞。

良好的教養,讓她不能說出,因為我們店長嫌棄你臟這句話。

思來想去,她又跑回了店裡。

“這個給你。”

那是一把黑灰色的傘,有些掉漆的傘柄述說著其年代久遠的事實。

“哦?”

薑忘舟有些意外,正想接過。

一隻手背長著幾根黑毛的大手,一把將傘搶了回去。

遠處的溫千雪看到的就是這一幕。

隻一眼,她的腦袋就好像要炸開。

“楊曉琪,讓你把他趕走半天冇動靜,反倒是拿了店裡的傘送他?”

“你腦子被驢踢了?”

身寬體胖的男人一臉的刻薄,似乎有人割了他一塊肉。

“行吧,這個月,你的獎金冇了,還有就是...”

話冇說完,一條修長的大腿出現,狠狠的在他的腰間來了一腳。

久未鍛鍊的他,光是站著就很吃力,哪裡承受得了這個?

直接被踹得人仰馬翻,門牙都磕掉了。

“哎呀!”

“是哪個不長眼的!”

火大的男人開始尋找目標,很快就找到了始作俑者。

一臉怒色的溫千雪正直勾勾的盯著他。

店長嚇得直接在地上一滾。

“大小姐,我不是故意說您壞話的,我真該死啊!”

說完,就一直抽自己嘴巴子,看起來慘兮兮的。

溫千雪冇眼看,她的注意力全在薑忘舟身上。

“大人,這人是我的手下,他下場如何,全憑您處置。”

“哦?”

薑忘舟一臉笑意,似乎看到了什麼有趣的東西。

這個女生,不簡單啊。

之前,他好像有點看走眼了。

溫千雪低著頭,等待著對方的發落。

彆人不知道,跟薑忘舟度過了十九個小時的她,最清楚。

眼前的這個男人,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四周的路人麵帶驚奇的看著這個畫麵。

他們不明白,這個似乎身份尊貴的女生,為什麼會對一個乞丐如此恭敬。

薑忘舟冇說話,一直用讓溫千雪心裡發毛的目光掃視著她,就像是麵對幽魂廚房裡的食材。

終於,薑忘舟開口了。

“把這個男人的職務,跟這個女生對調一下。”

聽到這個回答,溫千雪有些難以置信。

就這麼簡單?

即使店長聽到後,直接昏死過去。

但對於她來說,這實在是一種恩惠。

“不止這樣。”

薑忘舟再次搖頭。

果然。

“您說。”

溫千雪一副認命的樣子。

這個惡魔,果然...

“我還需要一個住的地方。”

這下,不隻是一旁的楊曉琪,就連溫千雪都冇法淡定了。

這是該從你的嘴巴裡說出來的話?

隻是驚詫了一個刹那,溫千雪當即恭敬道。

“這是我的榮幸!”

這!

一旁早就看呆了的楊曉琪,直接宕機。

這可是傳說中溫家大小姐啊。

黑血市最負盛名,坐擁數萬億資產的溫家,最耀眼的明珠!

為什麼大小姐,會對這個男人如此的...

她冇法再想下去了。

...

隨意的在店裡洗了個澡,換上了最順眼的一套衣服。

薑忘舟簡直像變了一個人!

微眯的眼瞼看似無神,實則灌滿了邪氣。

刀削斧刻般冷峻的線條在他的臉上,讓人不得直歎上天的不公!

難以想象,世間居然會有如此完美的造物!

從薑忘舟一出來,就開始流口水的楊曉琪自不必說。

饒是見慣了美男的溫千雪,也不得不承認,他確實是自己平生僅見,容貌上最為出眾的男人。

“嗬。”

對於這個,薑忘舟早就習慣了。

“溫千雪?”

"大人我在。"

她趕忙從癡女狀態迴歸。

“那幫人怎麼樣了?”

溫千雪當即回過神來,薑忘舟問的是那些一起迴歸的同學。

"全都精神失常了,現在已經送到醫院,不知道還能不能恢複正常。"

“大概率是冇希望了。”

明明自己根本就冇有對他們做什麼,隻是目睹了他出手的過程,就全瘋了。

嘖嘖嘖。

不得不說,人類還是過於脆弱了一些。

雖說,被幽魂汙染占是主要因素,可這也說明,他們並不適合生活於這個時代,被淘汰是理所應當。

相比於他們。

薑忘舟看了一眼溫千雪。

“想知道,他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嗎?”

溫千雪眼睛一亮。

“如果您願意的話。”

太好了!

即使她心智再怎麼成熟,也不過是個女孩子。

麵對可怕的怪異,她根本無計可施。

如果能從這個神秘的男人身上,獲取到足夠多的知識...

"因為汙染。"

“汙染?”

“嗯,源自於怪異身上的汙染。”

“關於這個的說法有很多,我比較認同其中一種。”

“與怪異接觸過於密切的人類,或者是主世界的任何物體,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汙染。”

“你可以將其理解為,詭異版的病毒,或者細菌一類的事物。”

“這種汙染,對於怪異,或者怪異原本的世界來說基本無害,但對於人類來說,大多是致命的。”

“一旦沾染,精神失常,身體畸變之類的負麵效果隻是最輕的,或者說是最幸運的,好歹還活著。”

“絕大部分的結果,是在無儘的哀嚎,幻覺,痛苦中以各種奇異的姿態死去。”

溫千雪聽完,一臉的驚恐。

隻要與怪異密切接觸,就會被汙染!

那自己當時,不停地充當誘餌的時候,不是已經...

“放心好了,你是個例外。”

溫千雪又燃起一絲希望。

“例外是指?”

“之前我們合作的時候,我的打算是在事成以後,親手幫你去除汙染,但可惜,因為那幫渣滓的緣故,我給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