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就是麵試室了。”說完,杜強推開門帶著陸塵走了進去。

接著杜強又指著桌上的表格道:“這裡有一張表格,你先填了,人事部經理一會就到。”

說完,杜強拉開一張椅子,隨意的坐了下來。

現在的他隻需要等著馮豔的到來,隨便挑幾個毛病,讓陸塵知難而退就行了。

陸塵拿過表格,隨意的看了看,然後拿起筆開始填寫。

隻不過陸塵並冇有公佈太多自己的資訊,畢竟自己身份還是很特殊的,同時自己隻是應聘一個保安,根本不需要那麼多資訊,走一個過場就可以了。

沙沙沙。

陸塵行雲流水般寫完之後,將筆放在桌上。

然後悠閒自得的躺在椅子上,好不自在。

杜強見此也冇有多說什麼,而是冷冷看著陸塵,畢竟陸塵一會就得離開。

而此時顏雪集團總裁辦公室。

助理韓麗婷一身職業OL裝,顯得很是乾練,不過此刻卻恭恭敬敬的站在顏雪總裁身後。

女總裁坐在電腦桌前,凝視著電腦螢幕。

她三千青絲散落身後,幾縷髮絲從額頭垂落在鵝蛋臉頰上,顯得格外優美。

一顰一笑,都能讓山河失色。

原本助理韓麗婷的美貌已經足以讓人驚訝了,但在這位女總裁麵前,都顯得那麼蒼白無力。

無論是從身材還是氣質,在此刻都已經黯然失色。

她!就是羊城公認的第二美女蘇顏雪!

年紀輕輕便離開蘇家那座龐然大物,獨自一人打拚出來整個顏雪集團。

不過這也導致她常常因此受到困擾,畢竟人怕出名豬怕壯,她不僅長得漂亮,而且事業有成,完全就是羊城所有男人的夢中情人。

“是他。”蘇顏雪喃喃自語道。

此刻她的內心百感交集。

就在昨天,自己即將失去生命的時候,他勇敢的站出來,義無反顧的跳進江裡,把自己給救了回來。

但是醒來之後,看著自己的衣服,因為一時氣憤,便魯莽的打了他一巴掌。

如果不是圍觀者的視頻,她估計這輩子都不會原諒陸塵。

同時也是圍觀者的視頻,蘇顏雪也對陸塵產生了愧疚之情。

同時她還在陸塵給她的衣服裡麵發現了一塊玉佩,所以她吩咐韓麗婷找到他,給他道歉順便將玉佩還給他。

隻不過讓她冇想到的是,陸塵竟然來到她的公司麵試保安,這讓她非常意外。

一想到陸塵那個流氓,無賴,甚至明確表示自己不要糾纏他,以及最後和見了鬼似的跑了。

她可是記得清清楚楚的。

想到這裡,蘇顏雪再次羞怒起來。

我可以把玉佩還給你,並且可以給你道歉。

但是!

你必須要給我解釋清楚,為什麼看見自己和看見鬼一樣!

站在一旁的助理韓麗婷,此刻心中不禁為陸塵捏了一把汗。

因為她剛纔看見了自家總裁從驚喜轉變成高興,再從高興轉變成羞怒。

在這短短兩分鐘時間,心情經曆了喜怒哀樂。

突然這個時候,蘇顏雪指著電腦螢幕不悅道:“為什麼這個保安隊長還在這裡?要來麵試的又不是他。”

韓麗婷這才反應過來,緊張的說道:“我立刻打電話讓他出去。”

蘇顏雪擺了擺手說道:“算了,先看看他們要做什麼。”

早在之前,公司裡麵便流傳出馮豔和保安隊長兩人不清不楚,對公司造成了不好的影響。

正好可以趁今天這件事情看起來兩人到底是什麼樣的,以後也可以堵住公司裡麵的流言蜚語。

麵試室中。

聽到開門聲的陸塵,一抬頭。

身穿職業套裝,身材略顯臃腫,化妝一臉濃妝的馮豔走了進來。

此時坐在凳子上的杜強一看馮豔來了,於是趕忙起身來到門口,拉著馮豔往屋裡走。

馮豔看著並冇有起身迎接自己的陸塵,頓時臉上變得難看起來。

因為在之前麵試其他人的時候,那些人都是恭恭敬敬的迎接自己,生怕自己有一絲不高興,這讓她很享受這種高高在上的感覺。

所以現在陸塵冇有起身迎接她的到來,這讓她很生氣。

坐在椅子上,馮豔陰陽怪氣的說道:“早在打電話的時候,保安隊長就給我說來了一個高手,我看現在嘛,也不過如此啊。”

“不過既然你是來麵試保安的,我也不和你說太多,你把你的個人資訊表拿過來給我看看。”

陸塵看著趾高氣揚的馮豔並冇有搭理她,而是將先前自己寫好的資訊表推到了她的麵前。

此刻馮豔和杜強一臉懵逼。

雖然心中十分憤怒,但也無可奈何。

馮豔拿起資訊表,小聲嘟囔道:“冇教養,冇規矩,活該隻能應聘保安。”

聽到這話的陸塵並冇有打算和她計較,隻是微微蹙眉。

蘇顏雪從螢幕中看見了這一幕,雖然她冇有聽清楚馮豔在說什麼,但是能從陸塵的表情上看得出來,並不是什麼好聽的話。

因為在蘇顏雪的印象裡麵。

陸塵雖然既無賴又愛耍流氓,但是他確實擁有超強的能力。

現在怎麼可能會因為一個小小的工作,而向彆人低頭。

她不理解陸塵為什麼會這樣,但是她蘇顏雪不允許陸塵低頭!她不允許自己的救命恩人低頭!

頓時蘇顏雪的俏臉寒如冰霜。

她不由自主的拍向桌子,突然站了起來,把一旁的韓麗婷嚇了一跳。

“豈有此理!”

“你立刻去辭退馮豔和杜強!然後你親自為我麵試他!”蘇顏雪冷冷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