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家村算是比較大的村子,賣菜的小商販也彙聚到一個地方,漸漸形成了菜市場。

說是菜市場,其實隻是土路邊擺了幾個小攤子。

農村大多村民自家就有土地,對於購買蔬菜的需求並不大,因此,攤子賣的很雜,除了蔬菜,還有肉類、甚至一些農具什麼的,稱之為雜貨鋪倒是更合適一點。

蘇峰一眼就看到了最角落裡的趙小珍,攤前擺著一些蔬菜,坐在小凳子上,表情依舊氣呼呼的,顯然被蘇峰氣的不輕。

摸摸鼻子,蘇峰猶豫了一下,並冇有湊上前去,而是來到另一處攤子前,蹲了下來:

“這青菜咋賣……”

“嘿嘿,峰子來買菜啦?你家婆娘咋不來,真是稀罕事兒!”

都是一個村的,低頭不見抬頭見,賣菜的老婦人笑著打招呼。

隨口聊了幾句,蘇峰話題一轉:“對了,咱這有黃鱔賣嗎?”

“賣那東西乾啥?地裡不都是這玩意兒?”

老婦人搖搖頭,露出一副嫌棄的模樣:“難吃不說,還整天禍害農田,怎麼會有這種雜碎東西?”

蘇峰:“……”

買了點蔬菜,蘇峰又去買了兩斤豬肉,花了大概不到五塊錢。

臨走時看了眼趙小珍,後者顯然也發現他了,故意裝作看不到,俏臉冰冷。

苦笑一聲,看來趙姐對自己的厭惡和怨念是很深了。

蘇峰提著東西回到家裡,楚筱筱已經吃完飯,洗碗啥的也都乾完了。

蘇馨兒則是拿著一根掃帚,有點吃力,有點費勁,慢吞吞的掃著院子,小臉上滿是認真。

這麼小,為什麼這麼懂事?

蘇峰看的心裡一疼,放下東西,連忙走上前去,接過蘇馨兒手中的掃帚。

蘇馨兒扭頭一看,大眼睛亮晶晶的,張了張小手,又縮了回去,但還是有些膽怯的喊著:

“粑粑!”

終究是不懂事的小孩子,即使之前父親留下的印象很害怕,但當感受到父親的溫暖後,心中對父親的依賴和熱情再度被激發。

蘇峰抱著蘇馨兒逗了好一會兒,這才走進房間。

楚筱筱正收拾著臥室,將染血的床單換下來,看見蘇峰走進來。

恍然間又似乎回到了天天被打罵的日子,嚇得渾身一顫,美眸閃爍著慌亂,不敢去看蘇峰的眼睛。

“喏,買了點藥,自己擦一擦,今晚你和孩子睡臥室,我睡大廳就行!”

蘇峰從兜裡撈出一瓶藥,這是他專門繞路去買的藥。

說完,也不管楚筱筱呆滯的模樣,拉起薄被就躺在大廳內的架子床上。

楚筱筱抿抿嘴,低聲輕輕說了句:“謝謝。”

便快步走了出去。

農村簡樸,不到下午八點,天色就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整個村落都陷入一片黑暗,唯有寥寥幾盞昏黃的燈光。

月光灑落,給大地輕輕蓋上一層白霜,夜色靜謐、美好。

房間內,擦了藥水的楚筱筱抱著睡熟的蘇馨兒,內心久久不能平靜,美眸在夜色下亮晶晶的,不知在想些什麼。

蘇峰躺在客廳內,也有些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抬頭看了眼臥室,他忽然感到很心安。

筱筱……馨兒……他輕聲呢喃著,緩緩進入夢鄉。

隔壁鄰居家。

王桂花躺在床邊,生怕吵醒自家男人,鼻青臉腫,滿臉不解。

……

第二天一早。

蘇峰睜開眼,便看到蘇馨兒屁顛屁顛的在院子裡玩,時不時伴隨著銀鈴般的笑聲。

楚筱筱正坐在院子裡,玉手正織著一件小毛衣,偶爾抬頭看一眼蘇馨兒,眼裡滿是溫柔和疼愛。

見到蘇峰醒了,楚筱筱連忙放下毛衣,朝著廚房走去:“你醒了?我去做點早飯。”

蘇峰點點頭,看著楚筱筱穿著一身簡樸的黃色外套和牛仔褲,稍微安心。

看來傷勢好了一點。

他洗漱過後,坐到桌前,望著桌上薄薄的稀粥和窩窩頭,不禁扯了扯嘴角。

蘇峰無奈的看向楚筱筱:“老婆,其實,我們不用這麼省的,賺錢的事情交給我就好。”

楚筱筱低頭喝粥,沉默許久,才糯糯的迴應:“賺、賺錢不容易,還是要省著花,菜都很貴的……”

“身體重要,錢的事情不用你擔心,給你的錢,讓村裡的裁縫給做點衣服,買點肉什麼的。”

蘇峰細心叮囑著,又看向蘇馨兒,溫柔的笑道:“馨兒,昨天的菜好不好吃啊?”

“好次!”

“湯好不好喝啊?”

“好喝!粑粑好膩害!”

蘇峰揉了揉蘇馨兒的小腦袋,眯眼笑起來:“那還想不想吃啊?”

蘇馨兒小腦袋思考起來,猶豫了一下,還是可愛的搖搖頭,糯糯的說道:“太浪費錢了,窩窩頭也挺好吃的……”

蘇峰怔住,望著蘇馨兒懂事的模樣,內心賺錢的**更加強烈。

倒是楚筱筱,看了眼旁邊的小傢夥,默默點頭,輕聲說道:“知道了……”

吃完飯,蘇峰主動將碗筷都給洗了,然後便出門朝著村外走去。

今天,他準備進城去找收黃鱔的商家,打通渠道。

蘇家村距離騰雲縣城足足有五六公裡,班車一趟需要兩塊的路費,蘇峰思考了一下,便決定步行前往。

沿著馬路冇走多遠,便看到前方熟悉的紅色身影。

趙小珍揹著兩大袋蔬菜,白皙的額頭上滿是細細的汗珠,費勁的走著。

“趙姐,我來幫你。”

身後傳來聲音,趙小珍感覺身子一輕,笑著看向身後,正準備感謝:“謝謝了啊……”

但看到蘇峰,俏臉一板,伸手就想要把蔬菜奪回來:“我不需要你幫忙,還給我!”

“客氣啥,趙姐,我已經知道錯了,浪子回頭金不換,你看我表現好不好?”

蘇峰躲開,大步走在前麵,笑著說道。

趙小珍冷笑:“嗬嗬,筱筱真是瞎了眼,怎麼看上你!你要是知道錯了,公雞都會打鳴了!”

兩人走在公路上,趙小珍搶不回來蔬菜,也故意想讓蘇峰累一累,便有一茬冇一茬的聊著。

畢竟筱筱還在和蘇峰住在一起,自己太過分了,萬一這傢夥回去打筱筱,就不好了……

唉,那可憐的妮子……趙小珍心中微微歎氣。

“趙姐,你這蔬菜拿到城裡賣,一天能賺多少錢?”

蘇峰知道,村裡賣菜的基本都會早早的進城賣菜,剩下的一些菜,等到下午回村了,又在村裡賣。

他們也可以將菜賣給城裡的菜市場,但錢就會少賺一些,為了多賺點錢,他們寧願來回走近十公裡的路。

“不多,加上在村裡賣的,一天能掙五六塊!”

趙小珍冷著臉迴應道。

蘇峰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瞥了眼趙小珍,開口說道:

“那你幫我送貨,每天一趟就行,一天給你五塊錢,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