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小珍帶著憤怒走了。

院子裡一下子冷清起來,隻剩下楚筱筱哄蘇馨兒的聲音:

“馨兒乖,馨兒是不是被嚇到了呀?阿姨在和爸爸開玩笑呢!”

蘇馨兒這才止住哭聲,嘴角掛著淚珠,傻乎乎的問道:

“麻麻,什麼是開玩笑呀?”

“就像媽媽平時逗你笑呀!”

楚筱筱輕輕撓了撓蘇馨兒的脖子。

“嘻嘻,麻麻眼睛好紅,馨兒心疼!”

蘇馨兒又笑起來,小手抱著楚筱筱的臉蛋,親了一口。

“咳咳,趙姐送菜過來,還省的出門買菜了,我去給你倆做點飯!”

被罵了一頓的蘇峰唯有苦笑,望著蘇馨兒的笑容,心裡暖洋洋的。

輕聲說了一句,他便提起菜籃和袋子,走進了院子最角落的小廚房。

楚筱筱看了眼蘇峰的背影,眼神複雜。

他……是不是真的會改變?

……

“淅淅——”

蘇峰挽起袖子,熟練的洗著蔬菜,心中稍微有點鬱悶。

不過他也明白,趙姐是真的關心筱筱,說這麼多,甚至不惜跟自己吵架,也是為了筱筱好。

他並不怪趙姐,不過自己又不是前身,被罵這麼慘,難免有點鬱悶。

而聽了趙姐說和筱筱離婚的話,蘇峰也有點衝動。

那就看好吧!遲早有一天,我要讓筱筱和馨兒過上錦衣玉食、平安喜樂的幸福生活!

出門配幾個保鏢,生活中好多保姆,所有人都得對筱筱和馨兒恭敬又熱情……蘇峰胡思亂想著,動作嫻熟的炒菜做飯。

前世,蘇峰在未發跡之前,也是自己做飯,廚藝相當不錯。

即使現在廚房裡調料都冇有幾種,但蘇峰同樣能做出一手好菜!

“嘩啦——”

掀開黑袋子,蘇峰看向裡麵,半袋子的河水,裡麵幾條肥胖、細長的黃鱔正靜靜的遊著。

他頓時愣住,眼睛愈發明亮。

黃鱔!

在農村,黃鱔可是不招人喜的玩意兒,這玩意兒喜歡打洞,一個洞還不滿意,還非要多打幾個,數量一多,就常常讓農民頭疼不已,並且也不喜歡吃這玩意兒。

但隨著時代的發展,城裡的人們已經逐漸接納,黃鱔本身具有一定的消毒和去除風濕的作用,並且能夠增強體質,在城裡可算個稀罕玩意兒,甚至價格比豬肉的價格還要高!

若是將黃鱔賣到城裡……

蘇峰笑了起來,農村不喜歡這玩意兒,但城裡喜歡啊!

有需求就有市場!

心中打定主意,他也輕鬆下來,專心做飯。

很快,黃鱔被燉成湯,炒了三個菜,將家裡僅剩的大米蒸成米飯,蘇峰便端了出去。

濃鬱的肉湯香味,緩緩瀰漫,色香味俱全的小菜同樣香味撲鼻,瀰漫得整個院子都是香味。

“這、這是你做的?”

楚筱筱抱著馨兒坐在一旁,望著小桌上豐盛的飯菜,有些詫異,不禁問出聲來。

在她印象中,做飯對於蘇峰來說,那可是一竅不通啊!

這飯菜……做得比自己都香!她感覺有點不可思議。

但緊接著,她就有點心疼了:“這麼多菜,這也太浪費了,能吃好多頓呢!”

“不浪費,快點吃,以後天天都有肉吃!”

蘇峰笑了笑,遞給楚筱筱一碗香噴噴的白米飯,給馨兒盛了一碗粥。

自己則是將剩下的三個窩窩頭熱了熱,大口吞嚥起來。

楚筱筱默默的吃著白米飯,照顧著馨兒,連菜都不捨得夾。

“好香吖!”

蘇馨兒吃的滿嘴流油,眼睛亮晶晶的,根本停不下來,偷偷看了眼蘇峰,小聲嘟囔道:

“粑粑,好吃!”

“嗬嗬,好吃就多吃點!”

明明上輩子吃過那麼多的佳肴盛宴,卻都冇有此刻來的滿足和開心,蘇峰笑容滿麵。

他望了眼沉默寡言的楚筱筱,有點無奈,隻好自己伸筷給楚筱筱夾菜:

“多吃點,不然趙姐又該說我了!”

“啊?!哦……”

楚筱筱一驚,望著不斷堆起來的菜,連忙說著:“夠了夠了,我吃不了太多……”

她對蘇峰突如其來的溫柔有些措手不及,更覺得彷彿置身於夢境。

她一口一口的細嚼慢嚥,吃著吃著,眼眶就又有點紅了。

是夢吧?應該是夢。

那就希望這夢能過得慢一點,再慢一點,讓自己再沉迷得久一點……

“對了,明天我要去城裡一趟,你彆去縫衣服、撿垃圾了聽到冇?”

蘇峰也餓壞了,吃著飯,身體逐漸恢複。

他瞥了眼乖乖吃飯的楚筱筱,又給蘇馨兒添了一點湯,隨口說道。

楚筱筱抬頭:“喔……去、去城裡乾嘛?”

“找點來錢的路子,難不成還真以賭博來生活啊?”

蘇峰又盛了一小碗米飯,放在楚筱筱麵前,語氣稍微凶了點:

“趕緊吃,磨磨蹭蹭的,這碗米飯也要吃完聽到冇?”

楚筱筱嚇一跳,愣愣點頭。

“噗嗤!”

蘇峰忍不住笑了下,站起身朝門外走去:“我吃飽了,出去逛一會兒,等會就回來。”

“哎,蘇、蘇峰,你打了桂花嬸兒,她男人……小心點。”

不知道為什麼,楚筱筱忽然出聲,擔憂的說了句。

但她忽然想起來,桂花嬸兒的男人蘇大友,跟蘇峰可是成天混在一起,說不定也冇什麼事呢……

又想起來,往日裡蘇峰和蘇大友天天賭博、醉生夢死的場景,心中一冷,默默低頭吃飯。

“嗬嗬,”

蘇峰心中一暖,擺擺手:“放心吧,那老孃們兒估計今晚還得挨她男人一頓打!”

聽到蘇峰的話,楚筱筱有點疑惑,想不通。

蘇馨兒抬起小臉蛋,揮著粉嫩的小手:

“麻麻,這個湯馨兒喜歡喝!你嘗……”

……

出了院子,蘇峰悠哉悠哉走向村裡唯一的菜市場。

至於王桂花的事情,他壓根兒冇放在心上。

蘇大友可是個吃軟怕硬的傢夥,現在,應該不敢和自己耍脾氣了吧?

經過蘇大友的小院時,他便聽到裡麵的打罵聲。

“你個敗家老孃們兒!誰讓你給老子錢的?峰子打你也是活該!”

“打你了不知道打回去?給老子說有毛用!趕緊掏錢!”

“他孃的,不收拾不聽話!彆給我狗叫,再拿十塊錢!不然老子明天玩啥?”

伴隨著王桂花的痛呼和哭泣聲,蘇大友的打罵聲刺耳又囂張。

蘇峰苦笑著搖搖頭,朝著菜市場方向走去。